赘婿 第一一〇五章 大江歌罢掉头东(四)

作者:愤怒的香蕉书名:赘婿更新时间:2021/11/22 12:46字数:2981

  

赘婿小说 www.zhuixuxiaoshuo .com,最快更新赘婿 !

马车缓缓向前行驶。

许昭南坐在右边的位置上,身上是明黄与深红点缀的衣袍,目光平静温和,不怒而威。

“......五月的时候,让人做掉了黄权......还记得他吧?我挺喜欢他的,咱们第一次见面,是他居中牵的线,人笑眯眯的,一个胖子,看起来跟谁都不错......”

“......我为什么杀他?为了你......今年的时候,人已经变了,地盘扩得太大,手底下人多,一群混蛋溜须拍马,他开始瞧不起你。找到我这边,说,许公,何文那个瘦子,现在手底下已经不如我们了,除了名头大他还有什么?他瞧不起你,我就帮你做了他......”

“......死胖子,知道我要杀他,敢反抗。”

“......你知道的,陈爵方杀他一家三十六口,他不反抗,本来可以少死一点人。”

“......为什么杀他?死胖子笑眯眯的,又会说话......但是在我的地方,谁不尊重公平王,就是不尊重我......许昭南。”

许昭南手指敲了敲,看着对面的人。

“......今年过来,说要干掉你的,死鬼黄权不是第一个......尤其是开会,手下的那些读书人说,你的名声太大了,非得第一个干掉,否则就会有麻烦——我把你当自己人!我许昭南拿你当自己人!”

“......许昭南是干什么的?许昭南是信光明教的,何文,信教的人实诚,大光明教的书里告诉我们,做人要讲道义,要问心无愧,对上,要敬天法祖,对下,我们要对得起教友黎民。我许昭南为什么能把人拉起来?这么多年,我没有对不起过自己的兄弟!”

“......但如今你对不起我。你往我的地盘上伸手,你真的想打起来?”

马车骨碌碌的前行,秋风拂动的车帘缝隙间偶尔显出外界的街景与天光来。许昭南盯着前方的何文,过得好一阵,才见何文叹了口气。

“在对读书会的事情上,你们真的做过了。”

“没有什么做过了的,公平党两年,你我杀过多少人了?周商那疯子杀了多少人?你往我的地盘上下命令,才叫做过了!”

“读书会的人是有好的想法的......”

“不要跟我打这种马虎眼,何兄弟,大家关起门来说亮话,你就不要在这里给我装疯卖傻,到我的地盘上下你公平王的命令,不许滥杀读书会的人,你是想收读书会的心,但我跟你保证,接下来没有一个人能逃到你的地盘上去,今天下午谈不拢,我晚上就开始调无生军去太湖——不止我一个人会这样做!”

何文坐在那儿,目光平静地看着他,许昭南的眼神愤怒,朝后靠了靠。过得片刻,他指向何文。

“这次是你不听劝。”

何文的身体朝前方坐了坐,目光低垂,随后抬了起来。

“许公,拿出决心,跟我一起干吧?”

“什么?”

“从头到尾,我就没有开玩笑,所以的事情,我都是摊开在台面上说的,但是你们没人信,以为我开玩笑,以为我在玩什么阴谋诡计,想要让谁出局......没有,许公,公平党局面危殆,放下江湖义气,跟我一起做改革。高畅已经决定跟我了,我们联手,不怕时宝丰和周商。”

“......你当我是傻子?”许昭南偏头看着他,“为什么要改?改掉江湖义气?义气都没有了你还要做人吗?读书会那些东西是西南拿出来偏傻子的!你真的信啊?”

“许公,你真的不信啊?”何文似笑非笑地望着他,之后抬了抬手,“黄权是动你的小妾被你做掉的,何必呢?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先不说很多人觉得那是个**,就算是真的,送给他就送给他了。论办事,黄权比陈爵方有本事。”

两人的目光对视在一起。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许昭南忍不住笑了起来,牙齿都露出来了,“哈哈哈哈哈......黄权,哈哈......那个小妾是我新看上的,大家都知道,是我新宠,他一个执掌不死卫的,让人把那种消息传出来了,我怎么办?我不动他,还不让人觉得,他重要到我不能动了?他试探我啊......至于小妾算什么?我在乎吗?别说他没看上,就算看上了,私下里跟我开口,可以一起的啊。自己家兄弟,独乐乐何如众乐乐,对吧?”

“许公......豁达。”何文目光顿了顿,笑道,“这下有关起门来说话的感觉了。”

“是吧?”许昭南笑,“王八蛋,是你你也杀他......不过话说回来,姑娘不错,是个良家,要不是杀黄权的时候顺手杀了她,今日大家可以一道品鉴。”

“下次一定。”

何文露出笑容,许昭南却是目光凶戾地指向了他,那手指定在空中,许久未动。何文面上的笑容便又渐渐的转为平静,过得一阵,甚至变做了冷漠。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公平党就要回不了头了,许公。”

“公平党本就回不了头,也没有必要回头。你要么是起了坏心眼想对付我们,要么是你被读书会的那帮人骗了,异想天开。”许昭南说到这里,顿了顿,“不对,读书会的人骗不了你——你是被西南的宁毅给骗了?”

“......公平党大会,到头来层层妥协,是没有意义的,走到最后无非是个厉害点的方腊。而且许公,这些问题最后都会归结到组织度的问题上......”

“你看你满嘴都是西南的妖言......”

“有没有问题,终究是要拉上战场的。许公,女真西路军跟华夏军的那一战,宗翰、希尹带队,手下将领都精通排兵布阵......没有用了,手榴弹一扔,你所有的排兵布阵都是扯淡,西南直接把军队散出去,命令还是能够执行,他们每个人都会动脑子,你的无生军扔出去试试看。”何文道,“......这是数千年未有之变局。”

“西南迟早是要折的。何先生,你根本不用考虑他。”

“许公,你也信刚强易折那一套?”

“我信的是你们读书人的中庸,何先生,自古以来这些大事情,看起来最好的那个和最坏的那个,都是要出局的......天下人说什么心魔心魔,何文,大光明教才是真的心魔,你见过那些教众的心中所想吗?你读书读了一辈子,你知道这世道最底下的那些人心中所想吗?你要改革?要组织度?要人人读书?自觉?一千个人中间只有几个人能做到!”

许昭南身体前倾,目光严肃:“你可以用一些办法把所有人都压得变成这个样子!宁毅他做得到,至今还能撑住,他很了不起。但是我更加清楚,它迟早是要爆开的。什么心魔,这世道人心我也看了一辈子!宁毅逆着它来,用尽办法,他厉害。但会有尽头的......西南说格物,说规律。我谈的才是规律,你们都在做违逆规律的事情!”

何文笑起来:“许公对西南果然也很了解。”

许昭南目光望向一旁,摆了摆手:“何文,别把话往这里引,我说了,你很大的可能是要对付谁......大家趁乱世起兵,相处一年多,也算是守望相助,我许昭南自问对得起你,你不跟我说,我只好认为你要对付的是我......至于受了西南的鼓动,你真想豁出去转身,那你最近做的也太糙了。”

何文叹了口气,他想了想,又将身体前倾过来:“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这样,若我真的存了坏心,想要对付许公你,你打回来那是应该的。但如果......过一段时间,许公你发现,我真的是豁出去所有东西,想要革新,我要立规矩,借读书会这把火,把真正愿意走正路的人集合起来......许公你是读过西南理论的人,那个时候,扪心自问,你跟不跟?”

许昭南盯着他,他张了张嘴,目光迷惑,没有说话。

何文压低了声音:“西南的人,确实过来了,他们找到我,问清楚我的想法,他们确定支持我。许公,这世上没有容易的事情,你是想当个方腊,抓几个小妾快活几年,还是想要在这世上真的做出些事情来,或许得个善终?许公,你考虑一下,即便你如今拿不准主意,到时候也不晚,只要你愿意革新,愿意讲规矩,我们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

“......西南的人找到我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

“西南过来的是陈凡。”

何文这句话轻轻地说出来,马车之中,许昭南的呼吸都粗重了几分。

“......许公,跑到这里来,在开大会的时候向你们的地盘上发命令,直接挑衅,一打四,如你所说,这些动作是糙了点。如果手上没牌,我怎么敢这样做?另外,您看过西南的那些东西,就该知道,既然铁了心做这种程度的改革,做事便不能拖泥带水、徐徐图之,哪怕要割肉,摆明态度是最重要的。就如同宁毅,他要造反他就得杀皇帝,一刀把两边的关系都切开......”

“......我不期待许公您直接就相信我,您觉得是阴谋诡计,您就按照阴谋诡计来。但咱们今天关上门,我何某人自造反那一刻起,就当自己已经死了,这件事情很难,您觉得匪夷所思,但我不怕你们,哪怕没有一个人跟上来,今天我一样打你们四个!要么你们打死我,要么我打死你们!因为不这样做公平党就完了——你们也得完!”

何文的声音高亢了一瞬,随后又低下来。

“......我觉得这条难走的路,是唯一的路。许公您若真不信,那没有办法,但若是许公您仔细想过觉得是有道理的,我不求其它,只希望许公您稍微留个余地。如您所说,我的命令发到你的地盘上,那些读书会的人,也走不出来,但是在您没想清楚之前,抓住了他们,能不能暂时不杀。若是要打仗,只求您这一点,就算是......我们私下里的一点默契。”

许昭南看着他。

马车依旧缓缓地前行,到某个地方时,许昭南起身下车,他将手指在何文身前的长椅上敲了敲。

“你说的这些,若是真的......周商比你正常多了,你们是亲兄弟......神经病!”

他掀开车帘从马车上下去了。何文笑起来,他扭过头望向许昭南下车的身影,道:“周商说他跟我。许公考虑一下。”

“我去你大爷——”

许昭南袍袖一挥,大踏步去了。

帘子垂下来,掩盖了外头深秋的萧瑟,何文坐在车里,目光变得严肃,又渐渐的变得惘然起来......

他去到居住的小院,又接见了几人。夜晚到来时,时宝丰乘车过来,何文将他接入了书房。

相对于下午的许昭南,时宝丰的态度更为凶戾,也更有兴师问罪的姿态,他的儿子被西南来人剁了手,如今拿到哪里,都是能够压人的话头,当场便也将何文指责了一番。

何文倒并不在意,他连茶都懒得给对方倒。

“时公开口闭口便是黑旗的人做了事,谁看到了?”

“通山猴王李彦锋当时......”

“通山李彦锋是个混子,他爹当年在朱仙镇被吕梁骑兵活生生踩死的,这种栽赃瞎掰的事情他怎么干不出来!许昭南下午都说他是个王八蛋!”

“何先生的意思,是李彦锋骗了人,我时某人也骗人?我的儿子少了一只手——”

“从五湖客栈的事情开始,就是姓时的你首先向我发飙,正好出了二公子的事情,你把读书会、黑旗跟我拴在一起,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

砰的一声,时宝丰掀翻了房间里的桌椅。

“你没有儿子......”

“我儿子死了,我坐牢的时候!”

声音喧哗,两道身影在房间里对峙,时宝丰手指颤抖:“姓何的,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今天的事情,你说是我想要对付你......”

“不是吗?五湖客栈那批小册子,你儿子弄出来的,你不知道?还特么农贤赵敬慈的......你不是冲我来你是要干什么?黑旗干的......你是不是想说是我指使黑旗剁了维扬的手!?你说得出来你就说!”

“......我......我那是借着小册子让你对读书会表态!”时宝丰语气滞了一滞,“读书会迟早要出事,要成心腹大患,我跟你说过多少次......”

“对读书会的想法,我也跟你说过多少次,你哪次听了!?”

两人相识已久,虽然称不上多年的好友,但公平党起事后,至少也算是亲密的搭档,算是几位大王之中友情最足的。此时时宝丰颤抖着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何文一只手叉着腰,两人都气了一阵,何文才转过身来。

“读书会是我办的。”他道。

时宝丰拿着椅子旁的茶杯本想倒茶,此时袍袖一挥,将茶几上的东西都扫了出去,碎片飞溅:“姓何的,你连我都骗?”

“时兄,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你当成儿戏,但无论如何,决定总是要做的。”何文转过身,从旁边端来另一套茶具,“公平党快要到头了,外头看着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但就是它的病根要出来的时候。我必须做这次革新,你跟我一起干吧。”

“......”时宝丰盯着他,随后目光转柔和,“你就不能......这次开完会再想办法?”

“这次会议只要开完,妥协两个字就会钻进公平党的骨髓里,在那之后,这个病根就没有任何人可以去掉。”

“——那你在全天下人面前搞这么大场面!”

“我就是要一把火把公平党烧了,让全天下人看见!我何文想要的是什么,让全天下看得清清楚楚,然后凤凰才会在火里涅槃出来!”

“你个神经病......”

“我疯了很多年了,时兄。”何文说着,顿了顿,压低了声音,“黑旗确实来了人,但维扬的事情不是他们干的,他们说支持我,高将军、许公也动心了。时兄,下点决心,跟我一起吧,公平党不进行一番大改革,不刮骨疗毒,是没救的。”

“你......果然跟黑旗......”

“黑旗那边来的是陈凡,要是他出手,维扬死定的,李彦锋还能说得出话?跟你说了,那就是个耍猴戏的混混。”

“......”

房间之中,沉默了一瞬。

此后便又是数轮苦口婆心的劝说与争吵。

这一天的争论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结论可言,在上千里的江南大地,公平党五系的地盘上,大批大批的军队则已经在各种命令当中开始集结了。

两年以来,公平党五系都在野蛮发展,有许多地方,彼此的地盘犬牙交错,还有众多实际上归属未定的小势力参与其中。一旦出现对抗,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必然会是一轮大规模的混乱。

但公平王表现出了敌意,其余四家也不得不做出动作来。

第二天的上午,周商便也来见了何文一面,他的态度倒也直接:“我来见个死人。”

何文看了他一阵:“......我们一起干吧。”

......

城市之中,公平党的大会仍旧在进行,这天下午的会议结束后,许昭南、时宝丰、周商、高畅四人私下里见了一面,交流彼此的态度。

“何文疯了,他说要搞个新公平党。”

“何先生说,你跟他一起了。”

“他也是这样跟我说的你......”

“何先生说,西南的人站在他那边。”

“要么是蒙人的......”

“又或者说,宁毅好手段,远隔几千里,三言两语把公平王给解决了......造自己的反......”

“现在怎么办?”

“还能有什么办法,联手干掉他啊。”

“咱们大家是一条心吗?”

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周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正要说话,只听得外头的不远处,有骚动的声音传了过来,随后便是示警的烟火令箭。

此时的江宁城内,因为读书会引起的骚乱时常都有,并不出奇,但这次的烟火级别甚高。过得片刻,便有人过来回报,离开会场后必经的景文街上,公平王遇刺,此时,厮杀还在进行。

“这规模不小。”远远地听着传来的声音,周商笑道。

“谁干的?”时宝丰蹙眉。

“我还没动手呢。”许昭南道,“要不要过去看看?”

一直相对沉默的高畅坐在桌边喝茶。

“死了再去看吧。”

他道。

......

九月十三傍晚,江宁,景文街街头。

就在公平王何文离开会场,马车进入这条街道后不久,众多的刺客便从四面八方出现,以大量弓弩甚至于陶罐手雷,对着何文的车驾进行了集火式的刺杀。

爆炸声蔓延。

带有铁板的马车车厢被炸得在街面上滚动,随后凶狠的厮杀在整条长街之上爆发开来。此时厮杀的两方都是最为精锐的军人,转眼间展开的杀戮力度,已然超越了过去数月间在这座城中展开的无数火拼。

第一轮冲突,正式展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