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 第一一〇四章 大江歌罢掉头东(三)

作者:愤怒的香蕉书名:赘婿更新时间:2021/11/11 00:48字数:3032

  

赘婿小说 www.zhuixuxiaoshuo .com,最快更新赘婿 !

“……这一次来到江宁城中,有三家使团,是最为特殊的,因为只有这三家,占有大义的名分。不管高天王想不想,你总得选一家,进行合作……”

秋日的天光自窗外照射进来,有叶子落在外头的露台上,房间里,左修权熟练地倒茶,将茶水推到高畅的身前。

“这具体是哪三家,倒并不出奇。西南的黑旗,在战场上堂堂正正地打败了女真人,大义与实力俱在;东南的陛下,承袭武朝正统的衣钵,实力受损,但大义一项最为堂堂正正;其三,与刘光世结盟的戴梦微,他所承袭的并非武朝正统的君权大义,而是以西南所谓的旧儒学为基础,因对抗黑旗灭儒举动而产生的儒家大义,当今天下,许多看不惯黑旗又在福建寻不到希望的儒家子弟,会跟他并肩作战。”

“自古以来,欲成大事,大义与实力,缺一不可。”

“公平党本身也有大义,你们的大义原本便是公平二字。这是古往今来无数造反者天然就会利用的一个名分。借着西南黑旗对人权的讨论结果,公平王何文将其做得更加深化了一些,但总的来说,你们都是在借着黑旗的说辞为自己做注,可惜的是,一直以来,尝试握住这个大义名分的,一是何文、二是读书会,如今何文拉拢读书会,他有恃无恐,而你们,便用不了这个大义名分了。”

“没有这个名分,你们只好到外头去借。今天这三家势力,天下人最看好的当然是黑旗,若是宁毅肯派人过来,说高天王我看好你,与你合作,相信高天王拒绝不了这样的诱惑。。可惜啊,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左修权喝了一口茶。

“大家都不是小孩子,高将军必然明白,这天下间的合作,重要的常常是各取所需。黑旗手中的好东西,天下谁都想要,可是究竟几个人手上的东西,能入黑旗的法眼呢?高将军,你在公平党中擅长领兵打仗,可这天下,有几个人打仗能比得过女真、比得过黑旗。高将军你手中的东西,宁毅,瞧不上。”

房间之中,老人的话语平缓,高畅望着窗外的烟尘,一面听,手指一面在桌上敲打,此时倒是扭头望了过来:“照这样说,何文莫非就有宁毅想要的东西?你们东南的小皇帝莫非就有?我知道的,他对你们可不小气,就为了多年前的人情?”

左修权笑了笑,随后的回答,却没有太多的犹豫。

“这些年来,宁毅想要的东西有很多,一方面,他建立黑旗,锐意进取,提出‘四民’的理念,开民智、立人权、兴格物、促商业,欲开千载未有之新局。但另一方面,将军知道,外界诸人对他的做法存疑,戴梦微说他刚强易折,吴启梅更是诸多唱衰,而即便是佩服他的人,如你、我,也难免对其有所疑虑。”

高畅道:“然而他已然打败了女真人。”

“他打败了女真人,可以向天下展示他的强势。”左修权道,“但即便如此,宁毅此人令天下英雄望尘莫及的是,他仍旧对自己,心存警惕。”

“哦?”高畅蹙起了眉头。

左修权笑笑。

“在外人看来,宁毅此人,行事果决,霸道无双,当年周喆倒行逆施,他走上朝堂,一刀砍了皇帝,自此,天地倾覆。可若是仔细分析,自弑君开始,他选择的是最为极端的道路,却从来不愿阻碍其他人的路,甚至乐于见到有心人在其它道路上的探索。”

“当年西南大战在即,华夏军兵源最缺,在老牛头,一批人造宁毅的反,如公平党一般要分田分地,宁毅默默承担后果,由他们去探索。后来老牛头均田失败,也是宁毅派人,过去收拾残局,甚至对分田分地失败的过程,着人一一记录。”

“宁毅弑君,他当年的好友李頻过去行刺于他,被他一句灭儒的话语逼得探索新儒学,以道理为基础,尝试重注孔孟,自那之后,西南在几次的交流中甚至往李頻这边送过几车的书,皆是华夏君对新儒学的讨论结果。”

“女真西路军战败,天下方定,他向其余势力出售技术,也出售想法,对东南新君,他帮得很多,对晋地,女相抗金有功,他帮忙很多,甚至于对戴梦微,他并不吝啬于技术和想法的流动。为何?对外说,是有一天他席卷天下,这些东西便都是他的,但与此同时,这中间有句没说的话……”

“宁毅的起事是为了救此华夏,倘若有一天,他的起事不成,其他人成……也可以。”

茶香弥漫,高畅扭头看着左修权。

“……天下真有如此人物?”

“老朽愚钝,才疏学浅,但家叔左公端佑,脾气上来时甚至能与秦嗣源决裂,可不是什么杀人无算的霸道人物就能折服的。”

高畅缓缓喝了一口茶,失笑中,缓缓道:“还以为左公今日过来,是为了说服高某与东南结盟,你如此推崇那宁立恒,就不怕高某心向往之,转投了西南,为一犬马吗?”

“若是高将军愿意,老朽还真想建议你配合何文,投了西南,而后厉行革新,肃清军中冗弊、清理种种裙带关系,若能成功,则天下又能多一强军,也又多出一条道路来。”

高畅眯了眯眼睛:“左公这是肺腑之言,还是讽刺高某,怎么听不明白了呢。”

“既有肺腑之言,又有讽刺之意。”左修权坦然道,“若真能将军队完全肃清,以军法肃人,令行禁止,那自然便会成为黑旗那样的强军,可古往今来,如此简单的道理,人们莫非真想不到?就如同公平、平等、均田、大同,两千年前的人想的便是这些事情,孔子为何被我等称作是至圣先师,就是因为他第一个明明白白地说出了大同的构想,可是谁做到了?谁做得到呢?”

左修权的笑容也是无奈而讽刺:“这个世道,从来不会为你美好的想法让步,时至今日,宁毅仍旧在一遍遍的肃清军纪,他的华夏军,每一年也有大量腐败之人被查出来,这是因为华夏军从头到尾都在逆境中打仗,宁毅以他的权威主持这件事情的运作,可是若有一天,他们的仗越打越少,军中的朋党越来越多的时候,宁毅的权威,是否还有用呢?有一天他死了,这一年年的肃清,是否还能清查出多少人来呢?”

“东南的朝堂中,也有好用的军队,岳将军的背嵬、韩将军的镇海两系,如今由陛下的权威与两位将军的自觉强行撑着,不许其余文官插手,方才保存了战力。这些东西,不可长久……至于高将军,你的权威从何而来?是因为军纪吗?是因为你手底下的军队,每一个人都认你?”

老人摇了摇头,为高畅斟了一杯茶:“你的权威,并不来自于你手下的百万人,而只是来自你下头的几十人,那几十个将军,每一位的手下又有几十人,如此推演,成百万之众。若是你想杀一通,改一改这规矩,其实是好的。人有向上之志,任谁都要为之欢呼……高将军,你改吗?”

高畅望着窗外,沉默不语。

左修权换水,泡茶。

过得片刻,高畅讽刺地笑了笑,他望向左修权:“何文莫非就真的想改?”

“这件事老朽岂能说得准。”

高畅想了想:“我听说,当年在西南,宁毅与何文有过过节,公平党虽借黑旗之名起事,但过去两年,何文对宁毅的忌惮,不是作伪,他们真能联手?”

“……原来高将军怕的是这个。”

“不论如何,有些事情总是要做,但在做之前,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能弄清楚些,总是好的。”

左修权斟酌了片刻:“当年何文替武朝到西南卧底,他风流倜傥、辩才无碍,得了宁毅义女的倾心,后来事情败露,以宁毅对家人的照顾来看,他不该再对何文存有好感。但另一方面,说起宁毅的格局,在这些大事上又似乎不会拘泥于此。因此何文的话是真是假,可能性都有。”

“左公与西南关系匪浅,这次可曾见到西南来人?”高畅盯着左修权。

左修权笑了起来:“结盟的事情尚未谈开,高将军打听的消息可真不少。”

高畅笑道:“左公也可以不答。”

左修权斟着茶水:“传说中的黑旗使节,老朽尚未见到。不过在我看来,高将军如何选择,并不在于黑旗有没有来,只在于你想不想换个活法……或者选择死法而已。”

“……若没有黑旗,何文这样做,他已经死了。”高畅面色冷然。

左修权微笑。

高畅看着他:“老人家既然是让我选东南,你们能给我什么?除了那劳什子的大义名分。”

“有了大义名分还不够吗?高将军莫要让人小看了。”

“如你所说,戴梦微也有大义名分,他最近还要入主汴梁呢。”

左修权笑起来:“高将军一生志向在哪?”

“嗯?”

“老夫来到城内近一月,为东南之事而来,细细看过公平党五家,最后选择的是与高将军正式商谈,自然是有理由的……”左修权笑道,“何文当年为武朝卧底,从西南回来后遇上了贪官,在牢里家破人亡,出牢狱之后,恰逢陛下登基后于江南辗转,他混迹流民之中,本托庇于陛下的军队,谁知道陛下借船队转道东南,这批流民又被抛下,自此始有公平党出世。”

“哼。”高畅冷笑一声,“你也知道,你们那小皇帝当初做了什么事情!”

“为此事,陛下一直内疚至今,因此对公平党,几度提出运粮赈灾,但何文不接。”左修权叹了口气,“当然,今日要探寻此事的方方面面,没什么意义,陛下有理由跑,何文有理由闹,但不论如何,何文是接受不了东南朝廷了。他与周商,最有可能是选择与西南联手……”

“周商?”高畅皱眉,“周商是个疯子。”

“宁毅也是啊。”

“……”

高畅偏着头。

左修权话语平静。

“去掉何文与周商,便剩下许、时与高将军三位,但老实说,许昭南、时宝丰有称帝之志,不论是否异想天开,他们是有野心之人,与戴梦微那边,恐怕更配一些。”

“为何有野心之人便会选戴梦微?”

“因为对刘光世,汝等可取而代之。但联手东南,你们想要取代陛下,很难。”

高畅沉默下来。

“至于高将军,你喜欢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与数十好友,纵横捭阖,成一世功名,在杀人夺产之类的事情上,你的劣迹更少,即便发生了,也多数是在战场上,这些事情,自古都有人谅解,因此说起来,高将军你与东南的陛下,更为相称。若能结盟,将来你是与岳帅、韩帅鼎足而三的大元帅,在东南最为窘迫之时,你率江南数百万之众首先回归武朝,对东南来说有千金市骨之效,只要高将军你不谋朝篡位,将来你会有好结果。”

左修权斟茶:“你看,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有些事情说起来很好,但人要拿什么,看的是什么适合自己。西南的路,说起来很厉害,令人高山仰止,但即便宁毅本人,也知道风险极大……戴梦微的这边,干掉刘光世你说不定可以当皇帝,但诸侯并起,野心家都在这边……陛下这边,最为稳妥,陛下年富力强锐意进取,不是庸君,你手握大军、雪中送炭,正当其时,而且借此一波机会,你纵然不做彻底改革,也能狠狠整肃一番军纪,依老朽多年经验来说,这世上能成事的,往往不是那最激进的、也不是最保守的,而恰恰在于,恰到好处的、中庸者胜。”

他讲茶杯,往高畅那边推了推:“这是适合你我的路子,考虑考虑。”

视野远处,烟尘飘散。

高畅握着茶杯,望向那边。沉默不语。

……

缉捕读书会成员引起的烽烟在城内弥漫。

时间接近中午,靠近城市中央的比武场馆,一群群观看比武大会的人们从场馆中出来,在附近的街头聚集。

短短两三日间,江宁城的气氛已变得混乱而躁动起来。

一方面,热热闹闹的比武大会仍旧在城市之中举行,已经进行到半决赛的日程。另一方面,因追捕读书会成员引起的混乱已经在城内爆发了上百起,有的甚至一度蔓延到比武的场馆中来,甚至短暂地中断过比赛。

在这场突然开始的混乱中,首先被抓捕和杀死的,多半都是公平党内部的成员,至于外来的商旅、侠客,一时间反倒被波及得少。因此,看着一幕幕混乱的爆发,只要还没波及到自己身上,部分人甚至有一种看公平党热闹的奇怪心情。

此时上午的比武结束,从比武场馆中出来的人们或是外来的商旅、或是背负刀剑的侠客,一面交谈一面走到了附近最大的街道口,随后便看见广场上有架子立起来了。

悲戚的呼号声无数。

在众人的视野中,一队一队的囚犯被人用囚车押运了过来。这些囚犯不断地哭嚎与呐喊,众人听得片刻,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阎罗王”周商的麾下,对读书会的成员进行清理,执行百一抽杀令,凡一百名“阎罗王”麾下成员,必须找出至少一名读书会的逆贼,可以互相举报、揭发。而从大规模的抓捕到行刑,甚至不到两天的时间。

“阎罗王”麾下识字的人本就不多,这次被抓起来的,多数都是这类人。而在囚车之中有少数人更是在不断大喊冤枉,这少部分人实际上连字都不认识。

聚集在周围街口的商旅与绿林人都在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即将执行的行刑一幕。

街道的一个角落,名叫曲龙珺的少女裹着她脏兮兮的衣服,也正在远远地观望着这一幕,寻找着这些囚犯之中是否有“小院子”里的同伴,她急得不断跺脚。

有宣讲官在台上大声地宣布这些人的罪名:

“……这些读书识字之人,平素便趾高气扬,大摇大摆,瞧不起咱们这些不识字的人……他们还组建什么读书会,私下里联合,说咱们公平党的坏话,说咱们公平党有问题……他们就是觉得,咱们这些不识字的人,不配与他们平等,他们要成人上人、要当官、要成地主,要蓄私田、要养豪奴、要娶很多个老婆……这样的人,你们以前都见过。但是今天,咱们就要告诉他们,我们是平等的——”

人群之中窃窃私语。

稍远一点的阁楼之上,“天杀”卫昫文正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过得一阵,有人私下里报告了什么,随后,“量天尺”孟著桃出现在了阁楼的窗口前。

“读书会的罪名,好像不是这样的吧?”孟著桃听了一阵。

“有谁在乎呢?”卫昫文似笑非笑。

“恰巧路过,便来凑个热闹。”孟著桃也微微笑,“不过,这样子杀人,恐怕是要出问题的。”

“孟兄那边,没有杀吗?”

“杀了不少,但我也知道,冤杀了不少……你们这边最离谱,这样子杀,有什么好处?”

“百一抽杀,这么大压力,肯定能找出人来的。”卫昫文笑了笑,他望着下方,偏了偏头,“对于读书会这件事,小弟最近有个想法,不知道对与不对,孟兄想听吗?”

“说说。”

“百一抽杀,卫某不知道冤杀了多少。但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还敢跑到卫某跟前来为读书会说话的,不管他说得多有道理,卫某觉得,那多半就是读书会的成员。”卫昫文的目光缓缓转了过来,望向旁边的孟著桃,“孟兄……觉得有没有道理?”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孟著桃的目光冷了下来,随后也扭头望向卫昫文,“咬我啊。”

“哈哈哈哈……”卫昫文笑了起来,“玩笑、开个玩笑,卫某哪里敢拿孟兄开刀,不过……之前有六个人过来劝我,他们现在,都在下头呢。”

孟著桃看了看楼下的景状,刽子手已经准备好大刀,第一批人被押上了刑场,不断哭喊、叫骂。他转过身:“告辞了。”

卫昫文望向他:“孟兄,咱们这次是一伙的,对吧?”

“你跟你老大都有病。”

“这个世道就是有病的。”卫昫文笑着,低声呢喃。

孟著桃便要离开,随即,视野的余光看见不远处的街道间,属于“公平王”、“龙贤”的旗帜汹涌而来了。

“要打仗了。”卫昫文并不奇怪地说了一句,随后道:“叫人。”

巨大的对峙,便要在这广场间展开。

公平党的势力当中,“高天王”高畅、“转轮王”许昭南、“平等王”时宝丰、“阎罗王”周商等四方针对读书会的清理命令皆已下达。九月十二中午,何文以“公平王”身份,开始向整个公平党地盘下达不许无故滥杀公平党内部成员——尤其被称为“读书会”成员的党众——的命令,这一命令朝整个江南传出,开始直接“粗暴”地干涉其余四系的内政。这是过去从未有过的做法。

下午,城市北面,公平王何文所在宅邸,无数游说、劝说者也在汹涌而至。

许多人至今还弄不清何文的打算,以政治斗争而言,最近的这个做法太过粗暴,也太过突兀,在许多人看来,或许更像是在酝酿什么反转,但即便有反转,这样的做法也已经逼近其余四方的容忍底线了。

不能这样做的。

同日下午,许昭南拜访何文。

当晚,时宝丰拜访何文。

第二日,周商拜访何文。

此后又有多人间的数轮交谈。

同样的时间里,城市之中日升月落。

不起眼的桥洞下,一名女子的生命,正渐渐地从她的身体上离去,两名少年人为此在混乱的城市之中奔走了几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