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 第一一〇三章 大江歌罢掉头东(二)

作者:愤怒的香蕉书名:赘婿更新时间:2021/11/09 21:01字数:3531

  

城市的远处,有骚动在响。

视野中吹起几许烟尘。

在廊道上与正要离开的“转轮王”许昭南聊了几句。走进院子里时,王难陀看见师兄背负双手,正在露台边远眺,凝望着城内乱起来的地方。

“师兄。”他在后方不远处行了一礼。

林宗吾没有回头,过得一阵,王难陀听得他微微地叹息一声:“……有生皆苦。”

“师兄何以作此感叹?”

“江山半壁,千里之地,大好局面。”林宗吾叹道,“有些时候,他们又要打起来,连本座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言语之中颇有一种“我这等恐怖分子都不明白你们是怎么想的”的唏嘘感。。

王难陀点了点头,很理解。

“许公……与师兄说过他的想法了?”

“……何文倒行逆施,该杀。”

听得这句,王难陀蹙起眉头:“许公他……让师兄去杀何文?”

“不至于此。”林宗吾笑着摇了摇头,“昭南与我说了近日的一些变化,公平王心思难测,他与其余三位已经开始调兵,力求在半个月的时间内做好与其大战的准备。但这件事的发展太过直接,公平王几乎是明着将读书会的事情认下,如此不智,反倒让人觉得背后还会有反转……师弟这边打探得如何了?”

王难陀压低了声音:“除当日平等王那边的说辞外,目前便只有猴王证明西南之人到了场,但此事仍旧颇有蹊跷,追杀平等王公子的那位,自称龙傲天,在通山县杀了猴王家中不少人,说是自西南来,其实并无过硬证据,而且,与这龙傲天搅在一起的那位……自称齐天小圣的刺客,听起来像是……师侄。”

“哼哼。”林宗吾表情威严,有些古怪地笑了笑,随后道:“……你接着说。”

“这龙傲天性情随意,无法无天,就算真是西南出来,恐怕也不是什么使节团的人,至于猴王当日与另一位西南来人交手的情况,并无旁人佐证,猴王被打的不轻,说对方练的是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样貌与那路红提的弟子‘黑铁神’仇书延类似,不过,暂时并未在其它地方见到这面如黑炭、身手高强的‘黑铁神’出现的信息。”

“那位小朋友,当日在吕梁又不是没有见过,不过比旁人黑些,哪有面如黑炭这般夸张,这样找自是找不到的……”林宗吾摇头哂笑,“不过,对于西南使团究竟有没有来,师弟你怎么想?”

“……虽然互为敌手,但眼前的公平党大会,确实是一件大事。往日里说何文与宁毅不睦,这次大会又是故意占了西南的便宜,因此大家伙儿以为西南不会派人过来,但如今想来,不得不承认宁毅是个做大事的人,若他派了人来,倒也并不奇怪。只是以我看来,他未必会选择何文联手啊。”

“何以见得?”

“人说泥菩萨都有三分火气,宁毅此人,火气是很大的。”

关于宁毅的火气,王难陀并没有展开说,但对于林宗吾而言,自然便明白了。他背负双手,叹了口气。

“公平王何文对读书会的态度含糊,若在普通情况下,是立即就要引起其余四家反噬的。但就因为一条西南来人的传言,其余各家各户,而今都如惊弓之鸟,只能以清剿读书会为手段,暂时向何文施压。昭南方才过来,他所担心的,不止是何文在私下里与西南有接触,他担心的,乃是西南接触的人,不仅一家。”

王难陀皱了皱眉:“高畅……”

“这些时日,大家都是说,高天王与公平王乃是一路人,其余三家一路,但仔细想想,‘阎罗王’周商固然性格激进,可张口闭口的,又何尝不是西南传来的理论。他不光嫌弃何文束手束脚,成不了大事,甚至认为西南那边做事都不够彻底,按宁毅的作风,与他未必没得聊。至于那位平等王,他经营商路,手下物资丰裕,张口闭口便是心魔第二,若宁毅真愿意与他谈,你说他会不会屁颠颠地凑上去?”

“但他的儿子毕竟是……”

“这些大人物,死了儿子都能忍住,更何况只是少了一只手。他咋咋呼呼,第一时间出来挑事,究竟存的是什么心,谁能确定?万一四家联手对抗公平王,临到头来,两家倒戈,其余两家,是要被瓜分掉的。昭南方才过来,担心的,也就是这些事情。”林宗吾微微顿了顿,“如此大好局面,千里江南,你猜忌我我猜忌你……真是让人觉得,何苦来哉呢?”

他武艺高强,几近天下第一,只是进入政治场后却是连连挫败,在中原、在晋地都没能掀起多大的局面。这次来到江南,一开始固然还有些矜持,但随即便察觉到公平党的声势浩大。过去北人南迁,天下精华尽归江南,如今虽然山河残破,可公平党席卷之后,其势力仍旧成为了许多人眼中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二,不知被多少人羡慕。

如今江宁各方汇聚,五系合流,眼看着形势一片大好,公平党充满前途,谁知临到头了公平王本人还要出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幺蛾子,将整个公平党推到大乱的悬崖边上。

就算要搞什么斗争,合并成功之后再搞难道不好吗?

林宗吾都为之感到晦气和惋惜。

“外来各家,如今状况如何?”

“各方都在积极接触,但有几家行踪诡异。”王难陀道,“此次大会,天下各方势力皆有安排人手,但明面上势力最大的,无非几方。临安的吴启梅、铁彦是来求公平党高抬贵手的,过去一段时日奔走积极,但自金楼事件后,一些人将矛头指向他们,这使节团的人躲避几日,如今倒是没有了音讯,一些人在私下里传,说不定他们已然被杀了。”

林宗吾点点头。

吴启梅与铁彦这个小朝廷,过去因女真东路军的扶持而起,如今却是非常可怜的,因为无论从道义还是从实力上来说,他们都已经陷入天下皆杀的境地。东南的福建朝廷要杀他,打着武朝名义的刘光世、戴梦微要杀他,西南早就放出了风声要杀他,至于看起来没什么牵扯的中原邹旭、晋地女相,若是可能的话也不介意顺手杀掉他们,毕竟小朝廷投靠女真,名气已经臭了,谁做掉它就算没有实利也能大刷一波声望,何乐而不为。

至于就在江南的公平党,打土豪分田地,首当其冲的便是盘踞临安的这帮豪绅地主,周商早将其当成囊中之物、冬日里的存粮。倒是何文这类理智派、时宝丰这类资源派,呼吁事情要讲规矩,对自愿改造和无大恶者能网开一面的,倒是给了对方一线希望,于是趁着大会时过来,只要愿意接纳的便到处游说,一开始登了许多人的门,甚至送出不少金银。

只是金楼的那场行刺之后,刘光世的使者被杀,有人便在私下里说,如今的江宁城,最害怕公平党合并的便是首当其冲的临安小朝廷,后来又渐渐传出行凶者疑似过去的绿林大枭吞云和尚,而这吞云和尚肆虐江南时,依稀仿佛受过吴启梅与铁彦的雇佣。

吴、铁二人派出的使者团自然也尝试辩解,但在找不到真凶的情况下,城内的氛围颇有一种“大家已经决定了”、“反正说你是坏人也不算冤枉你”的倾向。导致这使节团连夜转移躲避。不知躲到了哪里,到得如今仍旧没有现身。

“……东南小皇帝那边的使团如今是左家的左修权带队,他们过去一段时日很低调,但最近几日开始,已经在偷偷地与人串联。我们私下里打探过,暂时尚不清楚他们会将筹码放在谁的身上,但初步看来,何文与周商首先会出局。对于东南那位来说,这两位的意志过于坚决,他们一旦杀出福建便会遭遇公平党,因此即便短暂结盟这两位也不是好选择,如今看来,他们与高天王走得最近,但与平等王或是咱们这边,也不是不能谈。”

王难陀说到这里,压低了声音:“听说许公已经派人过去相邀了。”

“左家地位超然,与西南的关系也很好。”林宗吾笑笑,“若是对方愿意合作,说不定西南的消息,他们也知道一二。”

王难陀点点头:“此外,刘公与戴公二位派出的使团颇为有趣。古安河遇刺后,正使的职责落于猴王身上,师兄知道,猴王此人颇有野心,近来代表刘公与许公谈判,私下里应该给自己捞了不少的好处。但猴王之外,这使团尚有另一位副使,也是做得有声有色,倒是令情况有些耐人寻味起来。”

林宗吾想了想:“吕仲明?”

“便是戴公的这位弟子。”王难陀道,“刘公与戴公结盟,明面上一切以刘公为首,但戴公此人的威望也不少,吕仲明以副使身份过来,初时在其它的事情上与人谈得不多,只一心一意给人推销那‘中华武术会’的计划,与众人立下重重许诺,道只要戴公有朝一日进入汴梁,这中华武术会便会成立,与众人许诺的事情也会兑现。为此事,他也是找过师兄的。”

林宗吾点头:“戴公此人德行深厚,那吕仲明也颇有礼貌,带了一封书信过来,说若是大事能成,希望我去当那中华武术会的会长,若我不愿意当会长,便可挂个太上长老、名誉会长的头衔。这是于武学一道有好处的盛事,我便也随口答应了他。吕仲明此人行事颇有分寸,此后并未借我名头到处宣传,我是有些欣赏的。”

王难陀道:“古安河死后,猴王确定了与许公的结盟,吕仲明仍旧到处游说,宣传这中华武术会的计划。最近几日,倒是有不少人将之视为了戴公的代表,私下里与其谈了许多的合作……当然,这些事情真真假假,如今尚无定论,不过与猴王谈完后,许公也私下里见了吕仲明两次,这倒是有点后来居上的意思了。”

“合纵连横,连西南与女真人都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中,戴梦微不简单。他派出的弟子,也不容小觑。”

“至于其它还有两家,楼书婉派出的使团是由那位安惜福小朋友带队,前段时日他被许公与周商两边一道追捕,如今没了音讯。晋地与西南关系匪浅,若是能抓住此人,或许也能问出一些西南的状况来……至于另一边,据说邹旭也派出了一队使节,私下里或许还联络过许公,但西南的消息从平等王口中传出后,这一队人已经完全销声匿迹了,在我们看来,必是害怕被西南来人寻仇。”

“派出人手,尽量的找一找邹旭派来的这帮人。”听得王难陀说起这些,林宗吾道,“关于西南的底细,邹旭最清楚,若是可能,将他拉到我们这边来,至于安全问题,本座愿意给他们一个担保。便是需要我出手,那也没有关系。”

“是。”王难陀点头道,“如今西南的名头出来,邹旭这边大家也都派出了人手去寻。我们这里只要放出风声,相信不久会有结果。”

“至于安惜福……”林宗吾沉吟片刻,微微叹了口气,“放过他们吧……当年摩尼教的老人,如今剩下的已经不多了,小安是方百花的弟子,但方百花已死,他这些年来在晋地跟着王寅……不太容易。当年在晋地并肩抗金,我与王寅之间,没有什么恩怨了。若是能见到他,可以带他来见见我。”

城市之中的烟尘在秋日的阳光中飘荡,林宗吾庞大的身躯在叹息之中似也变得祥和起来,王难陀能够体会他的心情,点了点头。

事实上当初在晋地拉起队伍来、一同聚义抗金,林宗吾与王寅本是有修好机会的,但当时林宗吾麾下势力庞大、教众众多,楼书婉与田实对他也是毕恭毕敬,倒令得他有些瞧不上王巨云那衣衫褴褛刀枪不全的“乱师”,双方便颇有默契的未做交谈。

不久之后他抗金失败,细细想来,感觉乱师也是颇有可取之处,但到得那时,他也不好再登门与王寅叙旧……这些事情说来简单,但内中也有复杂缘由,譬如那女相楼书婉,当时便有挑事作梗的端倪,有几次看似说和,实际上起了反效果。他懒得再细想此事,真要说起来,也就是政治场实在太过险恶,人心污秽。恶心。

师兄弟俩说起此事,话题倒是稍稍轻松了一些。过去的一个多月。城内各个代表团私下里合纵连横、到处交朋友,但只要是有选择权的,都还存了些待价而沽的心思,即便是公平党的五方,也并未迫切地要与某一家谈妥协定——这是因为按照预定程序,公平党五方是要联合的,其余各家各户,都属于过来抱大腿的性质。

然而何文脑抽的举动一出,虽然时宝丰许昭南等人还无法确定他的目的,但一个不小心,公平党大会就成了至少有一两家被清理的内讧局。这样的情况下,每一个外来大势力的站队都变得重要起来,各家各户都如同吹响了号角,纷纷到外头拉人。一旦真的要打起来,不管何文有没有更多的阴谋,强大自身总是没错的。

针对城内各家的态度又聊了几句,王难陀有些欲言又止:“其实……师兄……”

“嗯?”

“师侄的事情,这边是不是得插手一下?我的想法是,让他回来算了……”

“哦?为什么?”

“与那自称‘武林盟主’龙傲天一道行动的少年,与师侄实在有些相似,多半是他,对外头他自称‘齐天小圣’孙悟空,但是……这个……”

林宗吾看着他。

王难陀犹豫片刻:“绿林间也给他们起了外号,一个是五尺y魔,一个是四尺……四尺那个,便是师侄……”

林宗吾看着他,背负的双手放开了。

“绿林间这些谣言,积毁销骨,师侄这边,也不知……”

“噗——哈哈……”

林宗吾笑了出来,只听得那笑声回响在院子当中,随着内力的鼔荡,逐渐笼罩往半座新虎宫。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笑声来得突然,宫殿之中远远近近听到这声音的人无不为这内力折服,只是林宗吾笑意畅快,并未含有其它心情,众人大都猜测这是遇上了什么好事。

身在近处的王难陀先是愕然,随后微微有些无奈,他道:“师兄……”

林宗吾的笑声这才缓缓停下,他道:“展开说说。”

“啊?”

“他既然闯下四尺y魔这等名头,到底是做了什么无耻y行,你细细说说,我想听听。”

王难陀叹了口气:“便是没有y行,听说他是被那五尺y魔带坏的……”

“既然已经带坏了,必有y行,此事有趣,你且详细说来……”

“也不是带坏,是被牵累——牵累!”王难陀哭笑不得,“师兄,你不要觉得有趣,年轻人行走江湖,名声很重要,万一真被污了名声,将来可转不回来……”

林宗吾便又笑起来,过得片刻,道:“年轻人行走绿林,我只担心他经历的事情太少,过得不够精彩,江宁虽乱,但平安的性情太过平和,在我原本的设想中,还怕他日日化缘,躲在暗处不敢惹事。如今看来,四尺y魔,这精彩程度,倒是远超本座的期待了。”

他微微顿了顿:“恶意、诋毁、污名、谎言、骗局、敌手、争斗……这世上哪里没有这些东西?人在这些东西里过上几遍,仍能活着的,便是人杰。咱们能教会平安的只是武功,江湖上的磨难,他今日不闯,异日你我不在了,他还能避得过不成?五尺y魔……哦,这个名字我有印象,当日在通山,与猴王结下梁子的是他,金楼当晚,猴王与人交手,容貌狼狈,咱们的‘四尺y魔’在……”

王难陀又是叹息:“回头想来,被猴王与那金勇笙追杀的,便是这两个孩子,只不过此事说得清楚了有些丢人,李、金二人对这番打斗皆有些含糊其辞,明面上倒是将矛头对准了孟著桃,占了些小便宜。”

“哈哈哈哈哈哈……”林宗吾一阵大笑,“你看,与李彦锋、金勇笙这两位成名高手放对,最后还能跑掉,掉过头来,这二人于长街之上刺杀那时宝丰的公子,叫做什么来着……随便了,行刺后竟还能扬长而去,这等身手,这等威风,不愧是我林宗吾的弟子,师弟,你岂能不为之大笑。若是我,那姓时的死定了,我还要再杀他一次,哈哈哈哈,好!壮哉!”

林宗吾笑的豪迈又开心,说到后来袍袖一振,俨然有种要替徒弟去杀了时维扬的冲动,也懒得考虑自己这边与时宝丰是不是盟友了。

“既然知道了平安的下落,你这个师叔,对师侄的事情,应当多关心一下。我如今在这新虎宫中当个泥塑菩萨,有些私下里的事情,不好亲自去打听……”林宗吾笑着,压低了声音,“你去打探一番,看看这四尺y魔的美名,到底是如何来的,想来必定有趣。而且你看,他为何是四尺y魔,不是六尺……连当y魔都要跟在别人屁股后头,将来说出长辈的名号,你我实在有些丢人,咱们的弟子,当是六尺才对……”

王难陀知道他在开玩笑,又叹息道:“那五尺y魔,听说乃是西南来的人,咱们与西南,毕竟是有不共戴天之仇的。”

“长辈的仇怨,到下一代,不必再叙了。”林宗吾道,“平安的路,将来让他自己选。”

过得片刻,又笑道:“快去打听,我等着听这y魔的恶事呢。”

王难陀看他几眼,终于还是点了点头,转身离去。但走得几步,又回过了头来。

他面容严肃起来:“师兄,还有一件事,我……”

“说。”

“……当日公平党席卷江南,打豪绅、分田地,许公与公平王一道,占的是大义的名分,因此我才应他的请托北上,求师兄你出山。此次固然是公平王此人心性难测,倒行逆施,但若是整个公平党真的内讧,许公这边,大义难存的话……师兄,咱们离开、或是帮那有大义名分的一方,也是无妨的……”

王难陀与林宗吾相处大半生,对于这位师兄一生的追求与执念,是非常清楚的。虽然也曾为大族做事,不得已的颠沛流离,但他对于本身的名望,其实颇为看重,许多时候行事都讲究师出有名。

当初对付方腊,用的出发点是复仇;杀秦嗣源,当时说的也是去锄奸相,为国杀贼,只是这些年来黑旗势大,秦嗣源被那宁毅渐渐“洗白”了而已;成为“天下第一”的这些年里,他一直力所能及的礼贤下士;即便在晋地,他唯一选择的立场,也一直是抗金。总的来说,师兄这一生,是希望被人所称道的。

这次公平党,占的本身也是大义,可若是眼下这公平党真的内讧,“转轮王”许昭南占了什么,那就难说得紧了,或许只是一家区区造反的邪教?到得那一步,他知道师兄待在这里,必然会非常难受,因此反复斟酌,终于还是决定将这番话说出来。

林宗吾微微愣了愣,随后笑出来。

“会有办法的。”

他挥挥手:“且去打听吧。”

王难陀点了点头,转身去了。

王难陀离开之后,林宗吾便又转过头来,背负双手看着城市里的烽烟。

因捕杀读书会成员而引起的骚乱正在江宁城内蔓延,这个时候,类似的混乱其实也正在整个江南大地上推展开去。

“转轮王”、“平等王”、“阎罗王”乃至于“高天王”等四系力量关于清理读书会成员的命令,都已经在陆续下达,程度有轻有重,却都已经摆明了第一时间的立场,这是对“公平王”何文与读书会的第一轮施压。

对各个势力的拉拢,私下里紧急的商谈,也已经在两三天的时间里陆续展开。当然,共识与互信并不那么容易建立起来,江南上千里疆域的命令下达,甚至随之而来的军队调动、人事变革,也不可能迅速到位。如果将公平党视为一个团队,其中每一位巨人的整体转身,都需要长达十天半个月的时间来彻底完成。

城市当中沸沸扬扬。

林宗吾在新虎宫中遥望烽烟的这一刻,城市的另一端,与何文有过一次彻底交谈后的高畅高天王,更为正式也更为隐蔽地接见了代表东南而来的左修权。

位于高处的房间,同样能够看到城市之中的乱象,左修权在高畅粗糙的泡茶后喧宾夺主,抢过了茶盏,重新泡好茶水后方才缓缓的开始说话。

“……这一次来到江宁城中,有三家使团,是最为特殊的,因为只有这三家,占有大义的名分。不管高天王想不想,你总得选一家,进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