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 第一〇九七章 时维扬的世界(上)

作者:愤怒的香蕉书名:赘婿更新时间:2021/09/13 13:46字数:2949

  

赘婿小说www.zhuixuxiaoshuo .com,最快更新赘婿 !

九月初八接近子时,时宝丰次子时维扬在一段时间内短暂地成为过全城重要人物瞩目的焦点。

此时怡园的会议已经散去,何文对“读书会”的暧昧态度,令得所有人心中都为之警惕起来——这是足以左右整个公平党生态,丝毫儿戏不得的大政治趋势,当何文表露出这种可能打仗的端倪,所有人就必须做好整个江南范围内的应对准备。

一些简单而重要的命令已经在第一时间发了出去,城内许多重要地方的警惕与剑拔弩张,都只是附带而起的小小波澜了。而就在这样的局面当中,时维扬带着人浩浩荡荡的杀向“不死卫”的驻地,许多得到信息的人,一时间几乎要被惊掉下巴。

在新虎宫调兵遣将的许昭南有些目瞪口呆,据说他的脸当时都抽搐了几下:“我原本以为公平党中只有周商是疯子,今天下午看看,何文没输给他,这还没过两个时辰,老时也疯了……这疯病传染啊!?整个公平党就没一个正常人了!?”

许昭南在新虎宫发出“公平党只有我一个正常人苦苦支撑”感叹的同时,城市各方,周商、高畅、卫昫文、高慧云、谭正、许龙飚、孟著桃……乃至钱洛宁、左修权、李彦锋这些外围势力代表,再甚至于到挑起事端的何文本人,得知消息后都大致发出了“时宝丰竟如此刚烈决绝”的感叹。

这一天虽然是何文的态度导致了事情的恶化,但再往前回溯,毕竟还是时宝丰将读书会的问题拍上了桌子。他提出问题时自信满满,觉得何文多半会表态,结果事情扩大成这样,这一步固然无人料到,但也没人想到,这一向标榜商人身份的时宝丰也如此火爆,傍晚丢了些面子,晚上就要一巴掌打回来。

这种不在乎同归于尽的疯狂劲,一时间几乎要让人想到远在西南的宁毅。

也难怪时宝丰偶尔自比那位宁先生。

做生意的,都是神经病……

……

当然,这一晚公平党中上层突如其来的变故,短时间内并未波及到城市的下层生活。。

一方面何文挑起的这场变局可能性太多,它乍然爆发时,就连卫昫文、孟著桃这类的高层成员,都无法判断整个局势未来的走向,较为稳妥的方法,都是做好准备,等待事态的发展。

另一方面,自比武大会开始后,城内的治安环境已经变得相对平静,而且江宁公平党大会的进展也较为顺利,在重阳节到来之前,城内甚至还开始布置花草灯笼,这样的祥和氛围,也总有其惯性。

到这一晚夜幕降临后,白日里扎起的灯笼一部分在城内点了起来,成群结队的绿林人在酒楼、夜市上聚集,也有大量游手好闲的公平党下层人员借着灯笼的光芒,在外头闲逛,与人喝酒、吹牛,重阳节的庆祝氛围,在这一晚便已经开始了。

到得时维扬带人浩浩荡荡地去找“不死卫”的麻烦,城中各处夜间场所能留到此时仍未休息的,也已经是内心最为狂野的一批好事者了。

此时消息灵通者都知道城内出现了异动,但对于事态的全貌与严重性,能够抓住的毕竟不多。时维扬的动作令得许多“猜测”都有了暂时的归所,当下距离事发地点近一些的人们便纷纷过去看热闹,为时维扬与“不死卫”的对峙加油打气。

人们并不知道,此时各方高层的眼睛也都在夜色中盯住了这一小片对峙的区域,无数因果盘旋,凝成巨大的漩涡。而时维扬本人,一时间也并不知道这些事情,这一晚,他站在城内名叫云来坊的坊市前方,大声地向对面的“不死卫”集团宣告:

“……你们手下的凶徒杨翰舟!打了我时家的客人!打了从严家堡过来的抗金英雄,严铁和!严二爷!如今严二爷生命垂危!倘若你们不将行凶之人交出来!我时家,须饶不得你们的性命——”

他的话语铿锵,掷地有声,远远近近的,便有站在黑暗中屋顶上的好事者鼓掌大喊:“好——”

“打起来——”

“英雄万岁——”

“血债血偿——”

一道道带着酒气的声音响在夜色里,一时间,场面紧张,一触即发。

……

政治场的因果当然也不会如此的简单,也就在双方对峙得剑拔弩张,许昭南在新虎宫中感叹“疯子太多”后不久,他在大殿里,便见到了秘密赶来的“宝丰号”老掌柜金勇笙。

云来坊的对峙还在持续,许昭南也才跟陈爵方等人了解了来龙去脉,此时见到金勇笙,心稍微放下了几分,口中冷哼道:“老时搞什么鬼?他儿子的命不要了?”

“许公息怒。”面色有些疲惫的老掌柜拱手道,“说一千道一万,外头的事情怪不得二公子,陈寒鸦麾下的杨翰舟伤了严家堡的严二爷,是许多人都见到了的场面,严二爷……身份特殊,若不为他出头,我宝丰号很难与天下各方交代。许公要平了这件事情,着陈寒鸦交出杨翰舟即可,老夫听说,不过是个小人物,莫非还有什么苦衷不成?”

金勇笙话语平和,说得在理,许昭南看着他,都微微迟疑了一下,过得片刻,才道:“大事在前,我犯得着包庇一个姓杨的?方才陈爵方来报,他四处着人追查杨翰舟的下落,但遍寻不至,后来说,这姓杨的也是个老江湖,知道惹出了是非,可能是带着他的钱物跑了,若是在城里接下来还能找得到,若是已经出了城,那就难说了。”

“这个……”

“今日从怡园分开时,我与你的东家还说了要联手,犯得着为了这点事情伤了和气?金老,今天城里到底是什么局面,你总该清楚。”

金勇笙拱手点头:“东家派老夫过来,也是要当面确认一下许公的态度,许公既然有此言辞,老夫回去,东家想必也会放下心来……而且,云来坊的事情,依老夫看来,有益无害。”

许昭南眉头微蹙:“你的想法是……”

“今日在怡园,何先生突然挑起局面,接下来咱们几方必然都有些惊疑不定,说起来,结盟、联手是大趋势,而与此同时,结盟示之以未结,倒也没有坏处。”

“金老是说……假打?”

“这些事情,只要上头说得明白,事态不至于扩大,下头打与不打,都不是什么大事。就怕私下里不沟通,彼此没有默契,那才要出问题。”金勇笙道,“而且结盟之事,不在口头,看的是将来做事,因此今日二公子上门,东家便立刻着老朽过来,一来亮明底牌,二来也看看许公的态度,外头的事,就当咱们联手做一场好戏,那么此事非但不会让咱们两家生疏,反而会让咱们更加亲近,这是东家的想法,许公您觉得呢?”

大殿之中,许昭南看着金勇笙,思考了一阵。

片刻,夜色之中传出了许昭南的大笑,金勇笙也随即笑了起来,此后两人又沟通了不少事情……

……

大人物们有大人物的世界,也有着属于他们的因果。

这个晚上,时维扬的身影在静静地酝酿的巨大风暴眼中短暂地出现,但不久之后,也与他们交叉而过。

时维扬也有着自己的世界。

这天夜里,他带着众人在云来坊的街头与“不死卫”的头领“寒鸦”陈爵方对峙过子时,在剑拔弩张的氛围里,双方几度要掀起小的摩擦,但好在最终并没有引起真正的火拼。

时维扬的内心是有些忐忑的。

他要在这里搅起一轮巨大的骚动,也做好了火拼的思想准备,不过,即便身后站的是父亲、是金勇笙这些老江湖,正面面对“寒鸦”陈爵方时,时维扬仍旧会有些担心,引起了对方的暴怒,最终一发不可收拾。

好在老掌柜是靠谱的,他在背后不知道进行了怎样的奔走,大名鼎鼎的“寒鸦”陈爵方虽然看起来态度蛮横,但从头到尾都保持着克制,双方颇有默契地进行了几轮对骂,待到几位有分量的和事佬过来说和时,时维扬知道,从今往后,他在江湖上已经可以自称是与“寒鸦”同等级的人物了。

同样的时刻,被他视为军师的吴琛南,已经带着人跑遍了城内大大小小的报馆,着他们将一篇新的文章与悬赏,印刷了上去。

许许多多的安排,已准备妥当。

……

凌晨时分,江宁城东的一家医馆里,严铁和从睡梦中醒来,感受到了身体的虚弱。

房间里是豆点大的灯火,一名丫鬟在不远处的桌边睡着,严铁和挣扎着试图起来,但是没能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