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 第一〇九六章 生与死的判决(九)

作者:愤怒的香蕉书名:赘婿更新时间:2021/09/13 13:46字数:3009

  

赘婿小说www.zhuixuxiaoshuo .com,最快更新赘婿 !

酉时。

江宁金街之上,一片灯火通明。

金楼后方的小院里,“武霸”高慧云邀了“量天尺”孟著桃,连同部分亲信正在这边宴饮吃饭,某个消息从各自手下的口中传来时,两人都有些惊疑不定,随后挥退了一众陪吃陪喝的部下,又让下人迅速地撤了酒宴,摆上茶水。

不一会儿,首先抵达这边的是头发半白的“沱河散人”许龙飚,随后是“天刀”谭正,两人过来的第一句,都是“出事了”,随后落座聊了几句,孟著桃倒是开玩笑般的与谭正提了一提:

“李小朋友怎么没跟谭公过来?”

谭正无奈地摇头摆手:“孟公不要这么小气嘛,猴王年轻气盛、心急了些,但毕竟是后辈,你教训过他,不要再放在心上了。不过话说回来,他如今虽然是我摩尼教护法,但明面上的职务还是刘光世将军派来的使者,出这么大的事情,他首先当然还是要跟使团那边做商量。”

早先金楼的混乱发生后,由于没能抓住凶手,李彦锋两度借题发挥,指责孟著桃包庇它的几名师兄妹。第一次在新虎宫中,出面当和事佬的许昭南因此给了李彦锋不少补偿,而到得前几日,李彦锋又隐隐约约说起这件事时,却遭遇了孟著桃的当场发飙。

其时孟著桃直接向李彦锋提出切磋的邀请,李彦锋身手一流,也是年轻气盛,直接答应下来。结果在那场比武中,本就以拳法见长的“猴王”被弃了兵器的“量天尺”打得吐血倒地,旁观众人才明白了孟著桃的身手到底有多高强,也更加明白了这位在转轮王势力中执掌刑律的男子性情强横、不容轻侮。

就李彦锋的事情随口聊了两句,喝了两口茶后,“寒鸦”陈爵方也匆匆赶到了这边,坐下喝了口茶,第一句道:“娘的,不太对劲啊。。”

孟著桃拿起茶杯道:“下午的时候传来消息,你手下的人又惹祸了,有个叫……杨翰舟的,跑去砍伤了严家堡的严铁和,这件事情可大可小,要么我们这边跟时宝丰打一场,要么你和我先处理杨翰舟……你跟这个杨翰舟熟吗?是不是亲戚?”

陈爵方微微愣了愣,随后一摆手:“这都是小事了,我没顾得上。怡园那边到底怎么样了?我接到了让‘不死卫’待命的消息,许公直接吩咐袁瞻出城了,听说目的应该是调兵,目前其余几家都有动作,怎么样?为那个‘读书会’,现在就要打起来吗?”

“不至于。”谭正摇了摇头。

许龙飚那边也摇了摇头:“老夫听了几个消息,不一定准,听说……公平王默认他跟读书会的关系了?”

“我听说是含糊其辞。”谭正道。

“我这边也是。”陈爵方点了点头。

“没有承认,怎么突然变成这样?”

“我收的消息多一点。”一旁的高慧云道,“许公与时公因为读书会的事情联手向何文发飙,打的主意应该是想要让五方点头,然后趁着大会期间,首先联手把读书会这个隐患清除出去,不知道为什么,何文不肯表态,还跟周疯子那边吵起来了,何文跟大家说,读书会小本子上写的那些东西,不是没有道理,要让大家多想一想。”

众人微微沉默,目光看看彼此,陈爵方环顾周围:“这是什么道理?”

一时间没有人说话,孟著桃喝了一口茶:“何文疯了吧。”

“应该有三个可能。”众人当中年纪较大、见多识广的许龙飚捧着杯子,缓缓开口,“第一个,许公、时公借读书会的事情逼何先生表态,但是被何先生抓住机会,顺水推舟,摆了一道……大家都知道,这个读书会虽然想法激进一些,但是在下头的影响,已经开始有了些规模,最重要的是,咱们公平党五家,哪一家都有认同这个读书会想法的人,很多人即使不认同,或多或少,也看过他们的东西,然后咱们的公平王,想要顺势拉拢这一票人,聚到他的麾下。”

“许公与时公逼他表态,结果他反手挖其他四家的墙角?”孟著桃蹙眉道。

谭正倒是笑了笑:“江宁大会已经开了四场,各方都还算克制。我先前说过不会一直这样,一定会有剑拔弩张的一天,只是没想到,首先动手的,居然是何文?”

“时宝丰不是没有小动作,昨天开会,他就没有参加,今天怡园聚会,看来也是他首先想要弄出点变数来,只是没想到变数会有这么大罢了。”孟著桃说了这句,“许老继续。”

许龙飚点了点头:“第一个可能,是公平王顺水推舟,那在第二个可能上,我们也许可以觉得,他是真觉得读书会的看法很有道理,他就是想讲道理?”

他说完这句,众人又是彼此望望,陈爵方笑了出来。高慧云那边道:“第三个可能是什么?”

“第三个可能,无非是……咱们的公平王,真的是创立读书会的幕后指使人,不过这样一来,许公、时公逼问时,他应该否认才对,搞阴谋的人,哪有这么实诚的?”

如此说着,众人笑了笑,有人点头,一旁的孟著桃倒是摇了摇头:“这些时日,处理读书会的事情,我跟老陈参与得比较多,他那边负责抓,我这边负责审和杀,发现这个读书会有个特点……拿着这些小册子,感觉自己已经入了读书会的人,其实都不知道写出这些东西、最上头的那一位是谁,也就是说,不管是、与不是,公平王站出来说他是,真会有人信。”

他的目光望着众人,手里的茶杯微微的转了转:“今日坐在这里的五位,你们当中若有读书会的成员,我根本就判断不出来……那这样一来,公平王今日的动作,甚至都不止算计了四方……”

孟著桃微微顿了顿:“若他不是读书会的幕后指使人,今天的这个动作,算计的是包括读书会在内的五方,诸位想想,过去常有传言,说读书会的幕后,其实是西南宁毅对公平党动的手脚,若这事是真的,我是公平王,必定芒刺在背。而他这一番作为,倒是让其中半数的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众人沉默着,孟著桃道:“而按照许老的说法,若在另一个可能性上,真的是何文造了读书会,那他今日的动作,便是在摇旗了……就是趁着大会的时机,向所有读书会成员表态说……我在这里。”

他的话语低缓,说到这里,众人的神色都有些凝重,高慧云道:“他贵为公平王,又创个读书会干什么?读书会的想法……与五家都格格不入,整天说公平党这样那样,迟早完蛋。就算何文的地盘,也被骂过,怎么,他连自己的反都打算造?”

“照理说可能性不大。”许龙飚道。

“那是何文故意借势?一边打咱们四家,一边坏掉西南的布局?”

“这个可能性也不大。”孟著桃摇头,“说起来畅快,实际上,公平王以一对四,直接掀桌子,他若不是疯了,何必这样做?没看见咱们几家都开始调兵了,要真等到咱们四家灭了他一家,他再来说是个误会?一时兴起,开了个玩笑?”

“……”

这金楼后方临河的院落中灯火通明,外头的屋檐下已经挂起了明日重阳节的装饰,前方宾客觥筹交错的喧闹声隐隐传来,房间之中一时沉默着,许龙飚背负双手,站了起来,摇头低喃。

“不太对……”

这件事情从头到尾给人的感觉都不对,何文若真与读书会有关系,他接下来会损害的,就是其余四家的利益,甚至于会损害本身集团的利益,而若他与读书会无关,他也实在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出头,让许、时、周、高四人都紧张起来,因为即便他作为公平王能接收一部分读书会的力量,其余四家也都会在这里受损,而有了这受损的风险,众人就会展开反击。

江宁大会才开了四场,彼此的诉求都还没有说完,他一个领头人,为什么要挑起这出实在没有任何益处的风波?

这一刻,许昭南麾下的巨头们在金楼这边为之感到迷惑的同时,江宁城中一处处的地方,消息灵通的人们都已经或多或少地察觉到了夜幕中的异动。公平党的高层人物开始紧张起来,部分势力甚至开始摆出准备火拼的端倪,城市的北端,银瓶、岳云也已经受到召集,与左修权、段思恒等人一道议论着外头传来的消息。

“怡园”的聚会未散,点起这把火头的何文、以及在传闻当中向来是与何文交好的高畅,也都从里头传出了命令来,要求麾下的部分精锐,做好了火拼的准备,更别提许昭南、时宝丰与周商。

在这件事情里,无论各方有着怎样的考量,一旦彼此在这里撕破脸,接下来会爆发的,都不仅是波及江宁一地的祸乱,而是会直接掀起一场波及整个江南的五方混战。

城市的西南端,卢显快马加鞭地赶到这里一处“阎罗王”麾下看似脏乱的院子,解下兵器,过了几处卫哨后,方才低声地朝旁边一名相熟的卫士问了一句:“不太对劲……到底出什么事了?”

“事情不小,说是公平王疯了……”那卫士低声说了一句,随后道,“进去吧,卫公等一阵了。”

“心情怎么样?”卢显将一小锭银子递过去。

对方收了:“见了几批人,吩咐得很细,都是麻烦事。不过没骂人。”

卢显点了点头,进了里面房间,便见到了负手站在窗边的“天杀”卫昫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