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 第一〇九〇章 生与死的判决(三)

作者:愤怒的香蕉书名:赘婿更新时间:2021/07/22 18:24字数:2524

  

赘婿小说www.zhuixuxiaoshuo .com,最快更新赘婿 !

时间进入九月,当天下人将多数注视的目光投射在长江以北刘光世与邹旭已经展开的厮杀、以及公平党于江宁举行的英雄大会上时,西南大地上,一场复杂的风暴也正在悄无声息地酝酿。

这是第二次会议,相对于去年第一次会议召开时的八方云集、场面盛大、天下瞩目,这一次的会议声势,显得相对寻常一些。

因为真正具有代表性、充满仪式感的众多政治框架,已经在去年的会议上大张旗鼓地予以确定。时间过去才一年,今年的这场会议,乍看起来更像是对去年一些延续性工作的拾遗补缺,甚至于是完善各项框架的细节。这样的会议自然引不起大部分人看热闹的兴趣。

而在去年,第一次会议是在八月初召开,到得今年,不知道是怎样的原因,这次会议的时间选在了与江南公平党类似的八月底九月初。如此一来,抛开那些琐碎又难懂的提案内容,西南市面上更为有趣的八卦内容反倒成了无耻的公平党与华夏军抢热度的新闻。

在这个方向上,我们知道,自从何文宣布江宁英雄大会的消息起,在西南华夏军内部,就一直都有“何文白眼狼”、“蹭热度”、“借鸡生蛋”、“公平党实在龌龊”之类的吐槽,只是到得八月间,这样的吐槽变得愈发明显起来了而已。

而在这样的氛围之中,似乎是意识到这波消息热度的价值,七八月间直到九月,成都城内的各种大型报纸都使用了一定的篇幅来介绍三千里外公平党的事情。这样的介绍当然并非详实的第一手资料,更多的还是从理论、纲领、大致做法进行了一些框架式的描述,一些胆大的报纸甚至还刊登了部分对比华夏军与公平党做法异同、理论差异的文章,虽然看起来是要描述华夏军框架的先进性,但在成都依旧有不少“异见者”的情况下,这类结论当然也谈不上能够服众。。

这一切舆论看起来,都像是顺理成章的自由讨论,而部分不正经的小报,也在这样的情况下刊登了一些因公平党消息而引出的花边新闻,甚至是杜撰的故事。例如五位公平党大王的华山论剑,转轮王欺男霸女,周商杀人如麻等等等等。

这寻常的舆论氛围一直推进到第二次大会召开的八月底九月初,随着大会看似平静的召开,内行看门道,几个敏感的话题还是出现在了大会的提案表上,一股莫名压抑的气氛开始在成都城里聚集起来。

几份关于“土地改革”的提案,被几个有着商人背景的代表抛了出来,随后,逐渐被列在了大会的重点讨论议题上。与此同时,成都的部分权威报纸,接续对公平党手段的议论风潮,开始集中讨论华夏军所谓“四民”中的“民生”理论。

这是一只房间里的大象。

对于看热闹的人们来说,这样的讨论并没有多大的意思。既比不了长江以北叛徒邹旭与刘光世的刀枪见红,也比不了决定整个江南未来的江宁大会。但在西南,部分特定人群的神经已陡然紧绷起来。

至九月初三,大会召开的第六天,一些细细碎碎的事情开始在城内发生。这一天上午,有二十余名自各地而来的乡老、村长等人物聚集在成都城内的会议大楼前,跪地陈状喊冤,状告的是数名退役后分派下乡的华夏军老兵在村里作威作福、欺男霸女的事情,对这些事情的指控,都有着详细的证人、证词。

同日傍晚,一名提出“土地改革”的提案代表在散会后,被凶徒刺杀在迎宾路旁的林荫道里,血溅满地。

大量的游说、打听者,都已经在暗中行动起来。

初四这天的议程结束后,宁毅在摩诃池旁的院子里举行了一场小小的家宴,招待包括苏文定、苏文昱在内的少数亲友,而在晚饭过后,他又将作为代表的文定、文昱留了下来,三个人在湖边坐了一阵。

晚秋的成都,气候怡人,晚风从摩诃池的那边吹过来,宁毅向两人开口,倒也开门见山。

“……苏家好不容易成材几个人,就算要选个能说上话的,你们来一个也就行了。现在跑过来两个,干嘛,想挡住地球运转啊?”

听到他的话语如此直接,如今手上都有一摊分管事宜的苏文定、苏文昱两人苦笑对望,随后苏文定道:“哪敢啊,姐夫,原本抓的壮丁该是文昱,只是我正好在附近,被一块拉上了。老实说,家里的几个人,心里紧张,叫我们两个一起来,打听到了什么再转述回去,让我们不好扯谎。”

“小家子气惯了……”宁毅摇头笑笑。

一旁的文昱道:“这次的事情听起来不小,姐夫,你想怎么做,我们当然没意见,不过也是心中好奇,想来打听一下是不是真要做,到底要做到什么程度。”

“你们觉得呢?”宁毅反问。

“原本不就是没有心理准备吗?”文昱苦笑道,“土地改革这个事情,你以前提起过两句,但这一次,外头确实一点征兆都没有。你看看外头那些人,多措手不及?大会之前,本来以为这件事不至于上台面,谁知道突然就上去了,而且私底下的手段根本压不住,所以心里面都没数,现在城里城外各种猜测都有,有的说是姐夫你这边突然要动手,有的说只是这会议的玩法,他们还不够熟悉……”

“……措手不及。我倒是觉得他们的动作够快的。”宁毅笑了笑,“你后面那句话说的是对的,对议会的玩法,他们还不够熟悉,所以敏感度不足。但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昨天就有人反应快到组织了二十多个人告状,证据都准备好了,甚至于晚上还动手杀人。我都料不到他们有这么快……今天来的几个叔伯没参与吧?”

文定摇头:“他们怎么敢。”

“杀代表这件事,要死一群人,谁沾上了都跑不掉……外头的人确实还不太熟悉我们的玩法,或者说,当了两年的朋友,他们开始有恃无恐了。”

坐在湖边的亭子里,宁毅望着水面,喃喃地说了这段话,一旁的文定、文昱头皮发麻,都沉默了片刻。

文定道:“那……姐夫,这件事,我们要怎么配合?到底会做到什么程度?是探一探他们的想法还是……已经决定了?”

宁毅看他一眼:“……你们怎么看?”

两人相互对望,苏文昱斟酌片刻:“……土地改革,看起来四个字,实际上,会决定西南所有人的根子,这个事情,实在是太大了。您突然把它抛出来,外头一般的看法,还是您想要试探一下大家的反应,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私下里打听、游说的,想知道您打算做到什么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