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 第一〇八五章 满城风雨(中)

作者:愤怒的香蕉书名:赘婿更新时间:2021/05/28 02:21字数:2747

  

“他喵的……死猴子……死猴子……嘶……喵喵的……”

外头是夜雨,位于江宁城南一处不知名的物资仓库中,高高的货堆上点了小小的油灯,两道年纪不大的人影赤膊上身,正籍着些微的火光将药酒涂上彼此的身体,然后呲牙裂齿地拼命揉搓,倒是浑然不管身下便是易燃的麻袋。

按照两个年轻人中年纪稍大那位的说法:“点着了就点着了,烧死那帮王八蛋。”

反正这倒霉催的破仓库是宝丰号的。

两人今天晚上挨打得够呛,小和尚的伤势稍轻,但浑身上下也已经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他这一晚主要是被泰山盘金勇笙追打,对方年纪大了,力气仍旧,但灵动不足,小和尚仗着刁钻的打法攻其必救,吃的亏不多,但偶尔被打中几次,也免不了在地上咕噜噜地乱滚,内伤外伤都有出现,嘴巴上都被撞出了一道豁口,显得颇为可怜。

但对比一旁的大哥龙傲天,小和尚的伤势就算不得什么了。作为阻挡李彦锋与金勇笙追杀的主力,在掩护严云芝逃跑的最初那段时间里,这霸气的少年人接下了那两名绿林豪强带来的大部分压力,不仅正面中了金勇笙掷出的铁算盘,而且与擅长拳法的李彦锋相互拉扯殴打了极长的一段时间。

待到预计那姑娘已经跑掉,两个年轻人一前一后拼命逃亡,负伤的状况才少了一些,但到得寻觅到落脚点的这一刻,脱下衣服,小和尚才赫然发现自己这大哥的上半身几乎没了一处好的地方,而且口中吐了不少血,内伤显然也是不轻。

略作休憩调息,两人才找了药油给彼此处理伤势,小和尚被龙傲天搓得呲牙裂齿,也用双手在对方身上用力搓来搓去,揉散淤青红紫,顺便佩服地开始拍马屁。

“龙大哥真厉害,挨了这么多下,骨头没事……真抗揍啊……”

“嘶……他喵的死猴子……啊……那还用说,没练打人先练挨揍,我们家都是从小就开始练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嘶,痛痛痛……你没练过啊……”

“师父教我练功的时候我还太小了,练抗揍没用,我都是靠躲的……”

“长大些就有用了……可惜了,十三太保横练是童子功,从小练起作用最大……干,我迟早弄死那个猴子……还有那个老东西!”

“那个老爷爷不知道是谁……”

“拿算盘的,年纪又大,问一下就知道了……我带你报仇。。”

“阿弥陀佛……额,痛痛痛……”

“啊,嘶,痛……你轻点……”

两人搓来揉去,互相伤害。过得一阵冷静了些,便开始反省今晚的得失,眼下最大的问题似乎是运气有些差,说了要偷偷地窥探一下李贱峰的情况,再到私下里找机会把他做掉的,谁知地方还没到就跟正主迎头撞上,被打得狼狈逃窜,简直丢尽了二人绝代双骄的威名。

“……不过我回头想了想,咱们跟人遇上,莫名其妙的就开始打起来了,我好像没有报名字,对不对?悟空你回忆一下是不是这样?”被打成猪头的龙傲天反应过来,回忆着关键的事情。

小和尚想了想:“好、好像是的……”

“那就没事。”龙傲天道,“还好没砸了招牌,否则要被那只猴子笑死……哼,他的武功也就那样,咱们两人联手,到时候多做几个陷阱,足够弄死他了。”

“阿弥陀佛,小衲觉得,还是要谨慎一些。”

“你怕什么!放心吧,我还有好多招数没有用出来呢,看我好好盘算一下,接下来一定行!哼,看我漂漂亮亮地把这件事情做了。”

从西南来到江宁,好不容易收到这么一个意气相投的小弟,性格合得来、打起架来也有默契,本是一件极好的事情。可惜联手之后,两人在做大事上每每受挫,想去找“天杀”卫昫文找不到地方,抓住人家的小弟不小心把人撞死了,说要揪出周商来,最后也没什么头绪,转过来要抓李贱峰,想要改变方针,先做调查徐徐图之,结果迎头就跟对方遇上,被打得头破血流抱头鼠窜……作为两人之中的主心骨,每每都将计划说得头头是道的宁忌委实也觉得有些丢脸。

他龙傲天毕竟也是要面子的。

当然,毕竟人还年轻,龙傲天的脸皮虽然比不得他那从小练过十三太保横练、又修习了太极的卸力功法、再在战场上摸爬滚打了一段时间的身体抗揍,但一番骂骂咧咧之后,也大可将些许的丢脸抛到记忆的另一边了。

年轻人的些许挫折,当成没发生过就是。

夜雨之中小半晚的疗伤,随后又吹了油灯,在仓库之中多休息了一阵,令一两天内无法痊愈的内伤暂时平复后,两道身影才找了蓑衣披上,在雨幕之中鬼鬼祟祟地穿过了黑暗的城池,回去暂居的五湖客栈。

此时已是凌晨的丑时了。

五湖客栈附近,原本接了卫昫文的命令,过来调查四尺、五尺y魔事件的卢显等人,此时还在对客栈进行盯梢。

这原本是一个相对简单的事情,然而夜里动手探查时,抓来的店小二竟是读书会背景的人,却令得整个事件突然变得复杂起来。

公平党中的这个所谓的“读书会”,是去年年底方才兴起的古怪事物,乍看这名头委实人畜无害,但私下里传播的,却是属于西南的一些讨论平等理念的小册子。

这件事情在公平党中的性质可大可小,毕竟放在明面当中,何文建立“公平党”的理念源头便来自于西南,而至今也没有任何公平党人正式的否定这一论调——毕竟华夏军的虎皮实在好用。

可对于公平党内部的中高层来说,公平党的起事与西南的理念探讨,又有着全然不同的意义。西南的理念探讨,在某些方面过于纯粹,在另外的一些方向上又过于保守,照搬是绝不行的,而且在某些近似公开的舆论之中,何文并不喜欢西南华夏军,也算不得多大的秘密。公平党扯着华夏军的虎皮建立起来,但到得五位大王分治的阶段,整个体系迟早将与西南华夏军产生分歧这已经是不难看懂的事情,而之所以是分歧而不是冲突,不过是因为双方距离太远了一些罢了。

当然,公平党既然从一开始使用了华夏军的名义,那么虽然大部分的中高层随后接受了双方并非一路的现实,有少部分的存在开始变得倾向于西南、仰慕西南甚至于开始学习西南,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因为这些复杂的缘由,公平党中那些对西南颇为好奇的人们最初以“读书会”的形式传阅小册子,众人也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但这样的敷衍没持续几个月,出于某些深层次的理由,公平党中的几位大王便开始调查和清理“读书会”的存在,这其中,“阎罗王”周商这边对读书会的清理力度是最大的,几乎一经发现,便要动手杀掉一大批的牵连者,这是因为周商的追随者们在五位大王之中最为狂热,他们以最极端的态度均贫富、分田地,在这样的团队里讨论如何理智的办事、如何切实可行的达成“公平”的目的,本身就等同于一种造反。

而其余的几位大王,甚至于包括“公平王”何文在内,对于这个“读书会”的存在,也都在私下里选择了打压。他们的状况虽然与周商并不相同,但在半年多时间追查读书会的过程中,卢显却能够察觉到,这些“读书会”成员所传播的小册子,实际上可能并不是从西南传来的原版思维。

也就是说,存在这某一个群体,从去年年底开始,便在公平党中借着“西南华夏军”的名义,暗地里传递自己的“私货”,这里头蕴藏的,或许也是某个能够动摇公平党根基的阴谋。

对于公平党的任何一位“大王”来说,他们都不需要某个“正统”的公平思想存在于此,毕竟若是正统的“公平”出现了,自己的思想又该如何自处呢?江南公平党如今数千万人的规模,所谓的“正统”,本就得从头破血流中打出来的,任何人宣扬正统,也必然会被所有人打得头破血流。

这整件事情即便在卢显看来也真是讽刺。当初“公平王”何文起事,假借西南的名义,实际上与西南却并不同路;而今有人要釜底抽薪搞些阴谋,明面上竟也要打了“西南”的名义,私底下却又将西南传来的思维修修改改,权做利用。

而在这整个复杂的局势里,卢显也能够感受到,虽然对“读书会”不约而同地进行了打压,可背后的大人物们却始终怀了一种最坏的担忧,那就是……他们担心这“读书会”的幕后主使,还真有可能是西南的那位“心魔”派来的人。

毕竟若这对手是公平党内部的人物,众人还能有所衡量,不至于太过惊奇。可若真是西南的那位宁先生将触手伸过数千里的距离,要凭借那些虚无缥缈的小册子,将江南公平党这个畸形的“孽子”捏死在襁褓中……平素说起天下英雄来都能目空一切的众人,还真是会感到害怕的。

因为这些缘由,对读书会的打压从未浮出明面,但参与者们大都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卢显本已暂时的脱离了这件事,抓住那店小二后,才觉得事情变得棘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