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色可餐 第六回清风堂故居依旧

作者:银色月光书名:庶色可餐更新时间:2022/08/01 23:16字数:1070

  

赘婿小说 www.zhuixuxiaoshuo .com,最快更新庶色可餐最新章节!

若溪跟着三太太往东又走了一阵,穿过一个东西的穿堂,就看见五间大正房,两边是厢房鹿顶耳房钻山,四通八达轩昂壮丽。一条大甬路直通堂屋,抬头迎面先看见一块赤金大匾上书“清风堂”三个大字。里面摆着紫檀雕花案,上面设着三尺来高的铜鼎,悬着一副山水风景图。地上两溜十六张木交椅,又有一副对联:杜门闲散,摊卷古人来。她见了心里暗笑,自个儿的父亲不过是花银子捐个有名无实的五品步军副尉,还学人家附庸风雅呢。

“这里和东廊三间小正房你父亲日常歇息的地方,西廊三间小正房是我起居之所。”说罢带着她往后院去。

后院和前院之间有一个大粉油影壁,转过去才看见后面的空间很大。正房三间,两边是东西厢房各三间。

“你八姐姐和孙姨娘住在上屋,西边是鲍姨娘和六丫头。你还住在东厢房,若有什么不适应就跟我说。”三太太笑呵呵的说着。

若溪忙回道:“多谢太太费心。”

“嗯,我累了也不陪你,好在咱们娘们儿有的是功夫唠嗑。丫头们已经把屋子收拾妥当,你回去歇着吧。”三太太面露疲惫。

若溪听了行礼送她离去,六丫头和八丫头说改日再打扰也各自回房。若溪瞧瞧院子里站着的丫头、婆子,应该都是她的人了。

看着她们齐声喊“姑娘”,她有些不知所措,用求助的眼神瞧着桂园。

“姑娘还是先进屋去,不用着急认识奴婢们,慢慢来。”桂园笑着说道。

若溪听了顺从的点点头,扯过她的手笑着说道:“有桂园姐姐在真好,这么多人侍候我还真是不习惯。”

桂园扶着她进了东厢房,青玉倒是靠了后。小丫头撩起猩猩毡帘,一进去就是个小小的会厅,中间放着隔断,上面摆着官窑的汝瓶,设着大鼎放着一个大观窑的大盘,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大佛手。左边紫檀架上。右边洋漆架上悬着一个白玉比目磬,旁边挂着小锤。

转过隔断,左边放着卧榻,对面是个小小的碧纱橱是丫头、婆子上夜的地方。右边是个小小的净室,专门供若溪洗澡用的。再往后面是若溪的卧房,拔步床上悬着葱鸀双绣花卉草虫的纱帐,旁边竟有个小小的书架,里面装满了书。墙上挂着一把古琴,下面一张小案几,上面放着盛满点心的翡翠琉璃盏。房子空间不大,却五脏俱全,唯一的缺点就是光线不好,太阳光能射进来的时候很短。不过这也远比田庄的条件要好上千倍、万倍,她是从地狱到天堂了!

“姑娘,太太吩咐人送衣服来了。”青玉进来回道,后面跟着两个托着衣服的丫头。

前面那个瘦长脸,眉眼间透着伶俐,正是刚刚随在三太太身边的那个。

“莲蓉给九姑娘见礼!”她笑着说道,“这是太太吩咐送过来的两套御寒衣服,因为眼下不是做衣服的时候所以找了两件旧的,还请九姑娘不要嫌弃。太太说了,马上就要过年,到时候再给姑娘添置新衣!”说罢把手里的衣服展开让若溪过目。

蜜合色棉袄,玫瑰紫双色的金银鼠比肩褂子,葱鸀绫棉裙,一色半新不旧看去不觉奢华却觉淡雅。另一套是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银袄,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翡翠撒花洋绉裙。后面小丫头捧着是莲青斗纹锦上添花洋线番丝的鹤氅和大红羽纱面白狐皮里的大氅,另外还有两双点翠镶珠的绣花鞋。

“想不到太太连这些都想着,明天早上我就去给太太亲自谢恩。”若溪命青玉收下,她从田庄回来虽没带回好看合身的衣服,不过赵姨娘留下的首饰却都能用。虽说被恶奴舀去一些,却都找了回来。

两个丫头回去复命,若溪笑着对桂园说道:“姐姐是府里的老人,对府里的规矩熟烂于心,往后就跟在我身旁时刻提点。青玉掌管月钱钗钏等物,鸀萼负责衣物盥沐,其他小丫头、粗使婆子姐姐就看着安排,如何?”

“奴婢遵命!”桂园听了下去安排不提。

青玉见屋子里再没有外人,压低声音说道:“姑娘,往后屋子里有个奸细,说话行事就不能随意了。”

“老太太派来的总比旁人安插进来的强,况且眼线这回事有利有弊,说不定咱们还能反过来利用。”若溪推开后面的窗户,竟瞧见数本芭蕉和一株枯萎的海棠,若是开春能活过来也能成为一景。

“那姑娘也不能让她时刻跟在身边啊!”青玉透过模模糊糊的碧纱窗往外瞧了几眼,又接着说道。

她关上窗户笑了,“她在我眼前才能让我放心啊!无事的时候你问问她的家世,可是府里的家生子?家里都有些什么人?越详细越好!这内室除了你们和张妈妈能进,外面那几个小丫头和粗使婆婆万万进不得。”

话音刚落,外面响起一声轻咳,影影绰绰进来个丫头,二人立即不言语了。人影转过碧纱橱,原来是鸀萼,紧接着桂园也进来。

她规矩的回道:“姑娘,那四个小丫头负责洒扫房屋来往使役,两个粗使婆子负责洗涮清理垃圾。她们想要进来给姑娘磕头,奴婢让她们在耳房候着呢。”

“你安排的很妥当,不过磕头就不用了,以后用心侍候就成了。”若溪满意的点点头。

鸀萼笑着说道:“姑娘,奴婢这功夫也没闲着,四下里转了一圈。影壁的左边是个厨房,提供整个清风堂的吃食和热水。一会儿奴婢就派小丫头去打些热水,姑娘也好洗洗。”

“嗯。”若溪笑着回道,“我还真像洗个澡睡一觉,坐了半天的马车感觉骨头都快散架了。”

鸀萼听了马上出去安排,片刻,洗澡水已经准备妥当,她侍候若溪去净室洗澡。

“今个你跟着我见了府里的三位太太、大奶奶和众位姐妹,你有什么感觉?”若溪悄声问道。

鸀萼闻言收起笑容,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她曾是赵姨娘身边最得力的丫头,赵姨娘病逝就把若溪托付给她和张妈妈。这几年在田庄,她假装对若溪不理睬,暗地里却出力最多,是若溪的左膀右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