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色可餐 第三回马失蹄声动心弦

作者:银色月光书名:庶色可餐更新时间:2022/08/01 23:16字数:1114

  

赘婿小说 www.zhuixuxiaoshuo .com,最快更新庶色可餐最新章节!

韩府,三代同堂钟鸣鼎食之家,老太爷仙逝,如今老太太带着三房一起过并未分家。三太太本是老太太的外甥女,近些年帮着理家。小一辈男男女女一共十一人,只有大房的嫡长子韩暄成了家,二房的嫡长子韩昊订了亲,其他兄弟姐妹均还没有论婚嫁。府里三位老爷除了正室还有姨娘,再加上丫头、婆子,小厮一大家子二百多号。

老太太上香本该昨晚上就回去,因为绕路耽搁了一天,早就派人回府送信,三老爷打发侄子韩暄迎到半路。

若溪悄悄揭开车帘往前张望,但见老太太马车跟前站着一个公子哥。外面披着红色的狐狸毛大氅,里面衬着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锻排穗褂,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他肤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的味道。

一看就是个惹女孩子喜欢,又喜欢招惹女孩子的主!这就是她的堂兄,若溪在心里想着,见他似乎往这边扫过来把帘子放下。

马车略微停了一下便又接着出发,进了城行至大街车外传来喧闹的声音。多少年没听过小贩的吆喝,路人讨价还价的声音,这一切都让若溪感觉生活多彩起来。青玉更是忍不住偷偷揭开车帘往外面瞧,若溪忙命她松开。

如今不是在乡下,她是韩家的九姑娘,闹市中抛头露面有伤风化。她可不想还没进府,便被人抓住把柄打回原型。

还不等青玉松手,突然一块石头飞进马车,正打中若溪的肚子。她哎呦一声,疼得直皱眉。

“谁往马车里面扔石头?”青玉捡起石块气愤的喊起来,瞧见若溪朝着她摆手知道她无大碍。

车夫已经把马车停下,青玉一揭车帘从里面跳了出来,见到跑到街尾的那匹马调头又跑了回来。上面坐着个二十左右的男人,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不好意思,刚刚我的马跑得太急打起一块石子。刚刚听姑娘喊,所以我才调头回来瞧瞧。不知道是否伤了人?”他的声音低沉中略带磁性,很好听。

青玉眼睛有些发直,她从未见过这般好看,不,应该说是有魅力的男人,就连他的声音也是这般的醉人心弦。

“姑娘,姑娘!”

“呃!”青玉怔过神来,脸蛋微红,慌里慌张的说道,“刚刚这石子飞进马车打到我们家姑娘了,闹市区怎么能骑快马?”说到后半句底气又足起来,掐着腰瞪着那人。

那人扭头瞧了一眼停住的马车,他下马走过去,朝着车厢一抱拳,“我着急赶路伤到姑娘,不知道姑娘家住哪里,我会让大夫上门诊治。”

“无妨,是我的丫头大惊小怪。公子既有急事就请走吧,马车堵在闹事有碍观瞻,我们也要赶路了。”若溪看不清来人的样貌,只听见他低醇的声音,似乎像一把被拨动的古琴让人不由得迷失。

外面那人听见若溪淡淡的声音,眼中有一丝光芒闪过,“那我就失礼了。姑娘若有任何不适请去八里大街林府找我,随时恭候!”说罢翻身上马走了。

“那不是林府的大少爷吗?”韩暄见到这边停住驱马过来,望着那人的背影喃喃自语,扭头朝着马车里问道,“九妹没什么事吧?”这一路走来,他大抵已经知道若溪的事情。

“多谢大哥担心,不过是马儿跑得欢踢起一块石头罢了。”若溪回着。

“嗯,那就好。”韩暄对这个三叔家的庶出妹妹没什么印象,听见她柔和中带着淡定的声音不由得往马车里看了一眼。他是个常在花丛中打滚的阔少,女人见得多倒有一番自己独特的见解,那就是女人的声音是吸引男人最重要的武器。有一个好声音的女人不一定是最美的,但一定是最有魅力的!他突然对这个妹妹感兴趣起来,不知道她有一张怎样的脸。

马车接着行进穿过闹市又拐过几个弯,最后停在一座大宅子门前。若溪被丫头扶下车,见到大门上方高悬“韩府”的匾额,厚重的红油漆大门敞开,丫头、婆子搀着各自的主子换乘小轿。留心一看,老太太的轿子在最前面,然后是三太太,大太太却是垫后。若溪上了最后的轿子,还不等撂下轿帘便感到审视的目光。她顺着目光追过去,看见韩暄朝着她微微点头。她不喜欢韩暄的眼神,轻佻中带着轻视,不过好歹是自个的堂兄只好点头回应一下。

若溪被抬进韩府,搜寻脑子里关于韩府的记忆,若是她猜得没错,现在她正被抬往老太太住得荣善堂。

韩府的宅子是三进的,荣善堂就在后院东边的位置。里面五间上房带个小小的后厦,东西厢房各五间,只见院内略略有几点山石,种着芭蕉,那边有两只仙鹤在松树下剔翎。一溜回廊上吊着各色笼子,各色仙禽异鸟。一色雕镂新鲜花样隔扇,上面悬着一个匾额,三个大字“荣善堂”写得苍劲有力。

在若溪的印象中,她不怎么来老太太的院子,此时见了处处感觉陌生。随着众人往正房走,但见里面各间并未用墙砌死,而是用雕空玲珑的木板做成各种花罩、槅扇来分隔,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细细打量才分出个大概,眼下她们站得地方是中间的明间,正中是一架十二折的屏风,上面画着《烟雨图》。前面放着一张罗汉榻中间夹着小几,两边是成套的桌椅,应该是会用的。左边花罩后面应该是卧房,丫鬟搀着老太太进去换衣裳。右边隔断上放着联珠瓶、缠丝白玛瑙碟子等陈设,里面放着碧纱橱,对面是一张大床。隐约看见里面还有个能活动的隔断,有丫头从中间出入,似乎后面还有空间。右边空间如此之大,与之对称的左边也该同样大,看得若溪不由得暗暗咂舌。

这上房后面还接出三间抱厦,加在一块可真是够宽敞。按照现代的算法,光是使用面积就足有二百多平米,还不算两边的厢房。

若溪正在四下打量,帘栊一响,一阵香风扑鼻,丫头、婆子簇拥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小媳妇进来了。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