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公主传 第二十八章赵思烟

作者:拿铁加糖书名:十六公主传更新时间:2021/09/15 09:26字数:1100

  

“青淮。”

悠悠然似一声莺啼,竟盖过了嘈杂切切的人声,众人循声望去,竟是赵思烟出声唤住了沉溪。

罗晴面上不显,心下却已经按耐不住看戏的雀跃了:这女子不仅生就一副倾城之貌,连嗓音都含娇婉转,大约什么都不做便能叫男人为她甘做裙下之臣,看来罗婉菲那小丫头,在沉溪那儿注定是要求而不得的。

“青淮,婆婆是被我连累的,你救救她好不好?”赵思烟黛眉轻蹙,纤指扯住沉溪的宽袖似有不忍,“婆婆的身子必定熬不住二十大板。”

老婆子眼见事有转机,膝行至赵思烟脚边又是一顿猛磕,“姑娘,二十大板下去老奴会死的,我家里还有个卧病在床的老伴儿,若我走了他也就活不了啦!姑娘您行行好放我们一条生路,下辈子我做牛做马来报答您。”

赵思烟听闻泪盈于睫,迎上陈国公夫人的视线不卑不亢道:“是我冲撞的贵府小姐,还请夫人莫要……”未尽的话被沉溪沉声打断:“思烟是我府上的人,既然国公夫人想要找个人问罪,合该由我来才是。例如钱财、金银这些身外之物,国公夫人尽管开口,沉某自当满足。”

赫连坤扶额,沉溪这有嘴没舌的,说出这话真是无异于火上浇油。

果然!

“笑话!”国公夫人嗤笑着将沉溪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哪来的无知狂徒,竟拿此等俗物脏污了我堂堂国公府的名声!”

赫连坤从中调停道:“伯母莫要生气,沉溪他绝对不是这个意思。您看不妨这样,我那儿呢,有只掐丝烧蓝镯子,今晚一回去就派人给您送去府上,就当是我替沉溪给陈小姐赔罪了,您看如何?”

陈国公夫人是打南边来的,自然知道这掐丝烧蓝是多么的千金难得,人性作祟,当下难会有些心动。可陈蔓柔不同,她生于北州长于北州,自小过眼的好东西太多,自然不将什么掐丝镯子放在眼里。

眼见着自家娘亲心生动摇的模样,陈蔓柔气得又要喧嚷发作,却被陈国公夫人一举拦下,“既然是你发话,那我也不好再与沉大夫僵持下去,就按你说的办吧。”

陈蔓柔瞪大了眼不依道:“娘!我堂堂陈国公府的嫡大小姐,我失了颜面既是陈国公府失了颜面,怎可短视地只镯子就把这事儿给揭过去了?”

“大庭广众的,不可胡闹!”陈国公夫人拉住陈蔓柔的手腕厉声喝止,而后覆上她的耳畔又轻悄地补了一句:“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我回去再与你细说。”

陈蔓柔微翘红唇,极不情愿地忍下了满腔怨气。

赫连坤见陈国公夫人将陈蔓柔安抚好了,忙躬身作揖道了声谢,让开了栈桥的台阶请陈国公夫人一行先走。

骤起的热闹就这样轻易被化解,不由让想瞧好戏的罗晴好生失望,她撇着嘴随罗婉茵等人目送那一帮子的人穿过栈桥进了湖畔雅居,才仗势鄙弃道:“什么显贵世家?呵,不过是群眼皮子浅的俗人罢了。”

罗婉茵听闻递过来一个凉如水的眼神,罗晴霎时抿唇禁了声响。

沉溪领着赵思烟与赫连坤坠在人群的最后,等与前头扯开了些距离才出声询问道:“那掐丝烧蓝镯子,我听着定是件价值连城的宝物吧?”

真真是个妙人,常年浸在药材堆里头也忒不经世故了。

赫连坤笑着让沉溪宽心:“倒也不至于,卖我镯子那物主说这东西原本是进贡给宫里的,只不过品相不佳就被筛下来了,他倒腾出来本想卖个高价,只是刚好那段时间宫里戒严查这档子事儿,就只能让我捡个现成的便宜了。”

沉溪了然,直言道:“既然是流入宫的东西,再便宜也总归便宜不到哪儿去,你且说个数字,我过后便送到你府上。”

赫连武推却道:“我其他东西不多,就这金玉俗物用之不竭,你若觉有愧,便算欠我个人情,等以后有用得着你帮忙的,你再还我不迟。”

沉溪自然觉得不妥,金银有价而人情无价,真要还起来又谈何容易,于是当即便要拒绝,可刚想开口就被赫连坤制止了,让他先听他把话说完,“这实是我占了你便宜,但我答应你不会要多,除非是攸关身家性命的大事,否则我绝不会以此为由来勉强你做你不愿意的事,你看如何?”

虽说这话多少宽了些沉溪的心,但多年至交,仍不想呛他两句,于是便斜睨着赫连坤道:“不愧是经商的好手,忽悠起人来简直驾轻就熟。”

“这你可冤枉我了。”赫连坤反驳道:“你是我老友,我难道还会害了你不成么?我只是心疼你赚钱不易,就随口诌了个条件,你若真信不过我那便罢了,差人准备好银票等我上门来取吧。”

赫连坤难得扮出一副委屈着恼的憨态模样,不由惹得沉溪勾唇笑话他:“堂堂赫连商行掌事,怎么闹起脾气来倒像个黄毛小儿一般?”

“还不是你气的我!”论牙尖嘴利,赫连坤也是不遑多让,当下便亮牙反击道:“再说若论心计,这世上哪有人能比得过沉大夫,怕是被卖了都还在帮你数钱呢。”

话音刚落,被打趣的沉溪都还没发话,倒是伴在他身侧的赵思烟先不满地嘟囔开了:“你胡说!青淮才不是那种人!”

“姑娘,”赫连坤叹笑,权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这话你不妨容后再说,咱们且慢慢瞧着吧。”

一旦涉及赵思烟,沉溪永远做不到泰然处之,他朝赫连武冷掷过去一记眼刀,略有些着恼导:“今日之事是我欠你的,我便应下你这条件,但咱们有言在先,你要我做的这件事不能违背我的原则和意愿,不然我就当没交过你这个朋友。”

“不至于,好歹我们都认识了这么多年,难道你还信不过我吗?”

“呵,这可还真说不准。”

说罢,沉溪给赫连坤留下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眼神,撇下他牵着赵思烟就径直朝前头走去。

啧,这人果然是个爱记仇的!

赫连坤自知逗弄了赵思烟理亏,干脆也不去追沉溪的步子了,径自一个人坠在最后头徐徐走着,颇为惬意地欣赏这碧波之上的浩瀚星河。追-更:rousewu.u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