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从仙尊奶爸开始 第2822章 魇狼梦妖

作者:来一块钱阳光书名:无敌,从仙尊奶爸开始更新时间:2021/12/25 20:37字数:1033

  

第2822章 魇狼梦妖

唐笑脸上挂满了泪水,站在原地动也不动,仿佛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给惊呆了一样。

要知道她自幼父母双亡,是跟着哥哥唐正长大的。

在唐笑的记忆中,关于母亲的记忆只有很模糊的几个画面而已。

现在突然见到朝思暮想的母亲就这样站在面前,还伸手来搂抱自己,她怎能不开心。

似乎是感受到了她心中的想法,这贵妇人的脸上浮现出心疼之色。

“真是可怜的孩子,快让为娘抱一抱!”

说着,她的手臂便已经越过了唐笑的肩头,眼见就要合拢起来将其抱住了。

就在这时,一截笔尖从这贵妇人的后背穿透出来。

贵妇人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嚎,可她并未放弃,反而双手猛地一合,想要将唐笑困在当中。

但唐笑早就料到了这一招,只见她一个矮身,直接从这贵妇人的双手合围之下逃离出去。

与此同时,就见缕缕黑气从这贵妇人的伤口之中逸散而出,贵妇人那本来光鲜亮丽的外表随之枯萎,现出了狰狞可怖的本来面目。

原来这居然是一只长着长长的狼尾,通体呈现铁灰色的狼妖。

见此情景,唐笑不禁皱了皱眉,冷声道:“原来是只魇狼啊!”

梦中有妖,其名为魇狼,说的就是这种专以人内心之中的贪念与恐惧为食的怪物。

这只魇狼张开血盆大口,无比愤怒的吼道:“可恶,你是怎么察觉的?”

“很简单,我母亲死的时候我虽然还小,可她的相貌我都还记得!”

“可我就是根据你内心深处的形象构造而成,你怎么可能看的出来?”魇狼不甘心的吼道。

唐笑嗤笑一声,“不好意思,你现在用的这张脸是我随便构想出来的,我母亲的真实相貌早已被我封存在文心之中,岂能被你所窥破!”

原来唐笑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是幻境,但她并未当时勘破,而是将计就计,想看看这幻境到底如何发展。

所以她才会在那身影刚刚浮现,还未具现的时候故意喊出一声娘。

为的就是给这只魇狼以错觉。

“可恶的女人,你真以为这样就能杀得了我么,我可是蒙大人钦点的幻境之妖,就算你勘破了又能如何,今天你还是得死在这!”

魇狼怒吼着便朝唐笑冲来。

唐笑却连躲都没躲,只是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嘴里喃喃道。

“三!”

魇狼不明所以,“你喊什么?”

“二!”

“桀桀,你是在倒数自己还能存活多久么?”魇狼狞笑道。

唐笑没有理会他的嘲笑,反而伸出一根手指,缓缓道:“一!”

话音刚落,就听嘭的一声闷响,魇狼的身躯瞬间炸的四分五裂。

躯干四肢在空中便解体为雾气,唯有头颅化为一道灰光,朝着迷雾深处便直射而去。

同时虚空之中还隐隐传来一声惊怒交加的吼声。

“你用什么伤的我?”

唐笑冷冷道:“没什么,只是一杆为启思诗社历代文圣描写牌位的笔而已!”

此言一出,一切重归于寂,连那被扰动的雾气都平复下来。

唐笑站在原地,当确定那魇狼已经被吓走之后,这才长出一口气,然后走上前来,俯身从空中捡起那杆文圣牌位笔。

此刻这杆笔的笔身上现出了一条条细微的裂痕,显然刚刚的战斗令它损耗甚多。

唐笑的目中现出心疼之色,小心翼翼的轻抚着笔身,嘴里嘟哝道:“这次多亏你了!”

说罢,她抬头看向前方的雾气。

这时雾气虽然依然浓郁,但经过刚刚那一场战斗之后已经散去了许多,隐隐现出一条道路来。

看着这条道路,唐笑的脸上浮现出十分复杂的神色。

从见到这雾气开始,她的心中便一直横亘着一个疑问。

这次的总文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这魇狼本是邪物之属,而且是邪物之中比较高阶的存在,它们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

其他人又去哪了?

这些疑问在她的脑海之中不停盘旋。

最终她深吸一口气。

不管前方是什么,自己都要亲自去看一看。

毕竟这关乎的是整个天下的学子命运。

想到这,唐笑迈步上前,悄然无声的没入迷雾之中。

而也就是在她成功摆脱幻境,继续朝山顶进发之时。

云灵萱却在面临着一场生死绝境。

磨尖的匕首在刺入咽喉之时会发出悦耳的摩擦声。

然后这匕首会以不可阻挡之势横切而过,先切断的是声带,这会让人的惨叫化为难听的嘶嘶声,紧接着断开的是气管。

气管被切开之后,肺里的空气会不受控制的喷射而出,带出无数血沫。

然后你就会看到一个人的胸膛慢慢瘪了下去,那是肺已经彻底干瘪的象征。

同时瘪掉的还有这个人的眼神。

那是一种令人无法直视的目光,混杂着绝望不舍还有愤怒。

仅仅只是看上一眼,就会灼伤你的神经。

但这依然没完,匕首继续不受控制的横切而过,肌肤血肉被推向两旁,然后脖颈旁的大动脉便被切断了。

鲜血在心脏的泵压之下喷出两三米的高度,完成它这一生最为华丽的谢幕。

这时你便可以看到这人的眼神也随之熄灭了。

整个过程仅仅只是用文字描述出来都残酷无比。

可云灵萱此刻却在亲眼目睹,而且还不是目睹的一个。

在她面前是一座已经因失火而坍塌了大半的殿宇,火光冲天间,无数只狰狞可怖的邪物徜徉其间,用手中的匕首肆意收割着生命。

惨叫声混杂着匕首切开肌肤的悦耳声响构成了一幕地狱的交响曲。

云灵萱的身躯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因为面前出现的这一幕正是被她封存在记忆深处的画面。

这倒塌的殿宇正是她之前的家。

那正被邪物如猪狗般屠杀的人就是她的家人。

就在这时,一只长着蝎子尾巴的邪物伸手抓住了一名男子的头发,然后手中的匕首直刺而下。

噗!

鲜血迸溅,可这男子却没有惨嚎,只是用平静的目光看向云灵萱这边,同时嘴唇微动。

尽管听不到声音,但云灵萱依然知道,这个男子说的是快跑这两个字。

(本章完)